素人叶间

锤基盾冬贾尼金黑ec不逆,雷DT,原因是讨厌贵圈苞米,实名嫌弃,不太理智的桃包girl
(其实每次都因为荷兰的颜而在虫铁的边缘试探,但是还是坚定贾尼优先,妮受的cp除了DT基本都吃过)

吹爆神仙

Franca C.H.:

冒个泡,不好意思占个tag。

就想说,包最新歌单的新鲜糖,大家绝对可以放心嗑。ZQSG地嗑。开脑洞嗑。完全没问题👏😌。以下为占星推运的解释和依据:

今天早上醒来知道这事儿,我的第一反应是【果然,果然,果然……】。果然包老师忍不住开始搞事了。记得5月的时候,我预测过桃生日那几天,可能会有桃包糖,尤其包那边。原因是当时我看盘推运,就十分震惊了——6.13及附近几天,行运的金星巨蟹居然合了包本命的金星巨蟹,然后行运的月亮双子居然合了包本命的月亮双子,再看行运北交和本命北交的情况,然后三限盘的北交群星大风筝……(大家可以看看我上面两张图,一个是...

转一下,吹这位神仙

Franca C.H.:

桃包合盘系列——马克思盘·包对桃👻
久等了呀~~
这篇字数放飞,不过还好,也就写了个通宵凌晨吧(补了会儿觉,刚刚才校对检查完,感觉身体被掏空 大脑已下线)🙃🙃🙃

看到有童鞋反映,翻评论找链接好辛苦。链接还是放评论吧👉,爪机操作不太好弄在正文里,试过貌似失败了…… 麻烦评论靠后的童鞋,有空帮个忙,捞一下一楼的链接粘贴到后面,谢谢😘

下周休息 停更一周。

星盘太太是个大神仙,BOOOOOOM!!!!!!!!!!!!!!!!!!祝他们一炮干到美国时间13号桃子生日
桃生日包,生而为日包
图来自包老师刚更新的歌单

胡乱猜测F.U.N2的含义
[f*cking  u  now???]

包子微博脑洞糖的一点小补充 发博后添删歌单的截图

真的我可以一辈子没对象,请他们一辈子白头到老一生平安喜乐终有善终

holy:

 @一只爱企鹅的熊 这位同好上午发了关于包子微博的脑洞糖 (👈请先戳这个)包子发博时间是北京时间6.2 9:00/纽约时间6.1 21:00,刚好那时我正在花了几个小时搬运包子歌单,目睹了包子从纽约时间深夜到凌晨删删减减他的LOVE歌单的过程,并且中间有两次顺手截了图,可以和脑洞糖一起服用(同样不负责任的小补充233)


这是包子当时几天未变的love歌单的初始样子 下面会贴出图片详情里我的截图时间
然后这是纽约时间6.1 23:40歌单的样子
然后这是纽约时间...

我靠茨木我靠我靠!!!!!!!!!!!!!

茨木GLVCK:

#剑网3九周年# #剑网3COS大赛#
贫道一生遍历山川
亦曾历生死之劫
幸得一人相助,至此……这是个凄美的....脑洞故事!道长何故一夜功力大增?花哥何故匆匆道别从此江湖不见?
万花:@千指大人
纯阳:@茨木GLVCK
策划:@章鱼的小丸子-
化妆造型:@二夏子 Ciel
摄影/后期:@七味zoe
统筹:@剑网3贝贝
视频摄像/剪辑:@Angus-MrX
圈组织:@杭州304 @剑网3官方微博 @剑网3有爱同人秀

【脑洞糖】一个关于包子微博的不负责任脑洞糖

疯狂颗糖

一只爱企鹅的熊:

    首先,感谢我的好基友萨萨 @谁把流年换 提供的关键性证据,让我安心的咽下这口糖。  


      是这样的,昨天在和桃包girl聊天分析波士顿吃饭事件的时候,联系之前看到的三小时妹子和包子合影的图(就是有个姑凉在推上说,自己在包子旁边坐了三个小时,包子人很友好),我脑洞包子从新加坡直飞波士顿,然后回的纽约,因为波士顿到纽约坐车也差不多就三个多小时。


    ...

放飞的阿喵:

最后十二叔啊!简直心酸!

小台:

我是在一个下雨天遇见她的,从前我就遇见她很多次了。
她只是站在那儿却那么美。
那时我就希望时间不再前进,世事不再有变,希望她可以一直站在那儿,那么的美丽。

闲唠嗑

丧的时候看一看

RIVERLETHE:



刚刚与教授闲谈,唠嗑唠了半个小时。

只能说我的教授看透了我自己😂最近我私人地也提到过情绪焦虑,虽然我没在这里明说什么,也并没有对其他人提及过———但教授他看出来了😂应该是因为最近的课题作业我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大胆地去尝试主题的缘故,期末嘛,打了几把安全牌在其他课上,不小心也把这种颓废的感觉带到了油画课。



于是教授给我讲了个故事,是他年轻时候在圣何塞大学的经历,他曾经受过两位老师的影响最深刻,一位是印象派艺术家,一位是当时几乎最顶尖的水彩大师,这两位老师有一个共同点不同于其他在学校就职的教授们———他们注重于的并不是学生对已...

【锤基】《吉欧尔河里的鲑鱼》,洛基告诉哥哥自己假死后会变成一条鲑鱼。

吹爆这篇史诗一样的文,是我知道这个套了希腊神话,可是我喜欢,因为结局里,终于有光

Übermensch:


“我的好哥哥,如果你要去找我,便去海姆冥界外的吉欧尔河找一条鲑鱼。



吉欧尔河在生之国与亡之国的边界,我便徘徊在生与死之间。”




自那无限的战役消停后,索尔来到新的阿斯加德。



索尔看见人们把木石堆起,造成房屋。把谷子种下,长成粮食。...



© 素人叶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