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

唔,临摹产物,一张图玩出花_(:з」∠)_,不会摸鱼所以从某宝买了动作图,先试了试最近新喜欢的cp_(:з」∠)_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清楚的图啊………最近手机总是抽抽……最后,就是,希望有写车文的大大和我一起开车_(:з」∠)_

马克

愿君长安:

在b站看了个视频,这句还真是适合他俩啊hhh


原歌词好像是 恋最美的人


不过最美最烈都是他啦,没毛病


视频地址指路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1318026/


PS:想知道视频里的 古龙群侠传 是哪一版啊

马克

派小星:

据说锤哥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独角兽
大锤:我的梦想实现啦……

【盾铁】Riding My Harley(PWP)

八木共沉:

室外,摩托车>////////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了;在史蒂夫五分钟前险险将车停下在华盛顿行人寥落的街道上、前方许久不见的棕发男人朝他露出个乱糟糟又好看得不得了的笑容时,他可从没想过一向内敛不善外露的自己会像个邪火上头的毛头小子,将对方急切地往巷子粗糙的墙面上一压,嘴唇一贴上去就怎么都放不开了。

今晚他情绪不好;倒也没多严重,只是胸口这点烦躁郁闷的心思非得找个法子纾缓一下,而公寓内并没有合适的运动器械(举沙发吗?别逗了),不必要的噪音又会扰到对门柔弱的护士小姐;好队长选择骑上心爱的哈雷摩托,慢悠悠穿梭在凌晨时分的街区巷口,伴着发动机低沉浑厚的轰鸣声,在微凉的夏风里排解着超级士兵的超级心事。冷不丁一抬头,心事本人就直直从拐角冒出,像颗从天而降的启明星,被车灯映照得闪闪发亮。史蒂夫的心脏一瞬间像浸透了蜜,融化了,服从了,从里到外彻底归属于他了。

托尼倒是没想过一见面就收到了老冰棍如此热烈的亲吻;好吧,他是有些惊讶,但不可否认这感觉真他妈棒呆了,比梦里幻想的还要好。没人能和喜欢的人在搞暧昧这件事上拉这么长的战线,长到他都有点儿受不了,真想找个空直截了当地挑明,别磨叽了这不符合我们超英的人设,就大大方方做彼此的守护天使吧?可他和罗杰斯是众所周知的倔、一个赛一个的拧巴,明明一想到对方就心尖尖滚烫,脸上的傻笑撑得颧骨都发酸,却也不知较什么劲,愣是梗着脖子谁也不肯先开口。行,那就耗吧;一想起这码事托尼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拿扳子给罗杰斯金灿灿的脑瓜凿上两个洞,可今晚两人一打电话他又忘了这茬了,喜滋滋地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儿,无非是新盔甲的进度啦,笨笨又打碎了不知道第几个咖啡杯啦,上街被狂热粉丝堵着要签名啦,鸡毛蒜皮,杂七杂八,直说得他口干舌燥;罗杰斯就在那头静静地听着,不时温柔地笑,偶尔慢吞吞汇报自己又学了哪些二十一世纪的新知识。就这么不知倦地聊了快两小时,手机都烫得拿不住,两人腻腻乎乎又别别扭扭道了晚安(为什么他们还没搞到一起去?),就在托尼准备挂断时,那边忽然传来一句,我想见你。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了句啊?罗杰斯于是又说了一遍,这回他听清了:我想见你,我下周去纽约,过去找你,好吗?

谁知道那人向来稳如冰山的大脑前额叶怎么就一时冲动了呢?更让托尼想不到的是,自己在结结实实愣了两秒后,竟然一抬手——切断了通话,力道猛得差点闪了胳膊。这纯属意外,他皱着脸想,他可没有想拒绝或者搪塞的意思,半点都没有,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文档 OR 微博


弗兰的地狱之旅!:

罗切黑教你怎么治疗不听话的病人【误】(P1防河蟹,后几P小心背后)
@Asu🍼 点的盾铁病床play⁄(⁄ ⁄•⁄ω⁄•⁄ ⁄)⁄

擀面杖与小面团(内有逗逼车,慎入)

神经饼:

这是一辆车,献给 草爸@Grass☘ ,我拍着胸脯保证是一辆让人死去活来的车……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他家里的厨房装潢精美,设施完善。在他的厨房里生活着许许多多原住民。在橱柜里住着个擀面杖,叫史蒂夫。史蒂夫这个擀面杖不一般,他本来特别特别弱小,是一根小小的牙签。但是俗话说得好啊!不想当擀面杖的牙签不是好牙签!所以史蒂夫这根小牙签内心就住了一个擀面杖的梦想。终于有一天,他碰上了一个仙女教父。教父挥了挥筷子魔杖,然后砰地一声,小牙签变成了擀面杖。


史蒂夫从一根小牙签变成了大擀面杖,他成功上升成神盾厨房最理想的男朋友。但是,史蒂夫很不快乐。他是一个有高尚理想的擀面杖,所以他才不会轻易使用自己的身体呢!厨房来了一波一波的居民,可是史蒂夫仍然看不上眼。他在等,等自己的真命天子。只有他,才能让史蒂夫奉献出自己这根硬邦邦的棍子。


拥有高标准高理想的史蒂夫就这样等啊等啊,等的自己变成了厨房万年单身汉,他还没有遇见自己命中伴侣。可是擀面杖毫不气垒,他深信自己会等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的。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史蒂夫在案板上散步,突然发现一团白白胖胖的面团正眯着眼打盹。他有着圆润的小肚子,漂亮的山羊胡,以及看着就很好捏的大屁股。这是一个新来的面团,史蒂夫一看见他,就捂住胸口。


啊!厄洛斯扇动着小翅膀,他的金箭击中了我!


史蒂夫一见钟情了,老处男擀面杖立刻想要奉献出自己的身体。奉献给这个可爱的小面团。


他走上前,红着脸硬着棍子,期期艾艾的戳了戳这个打盹的小面团。


“你好,我叫史蒂夫!”


“。。。”


被吵醒的小面团不爽的睁开眼睛,当他看见眼前这根擀面杖时。慢慢的变了眼神,真想不到神盾厨房还有这样的好货色,你看看他的蓝眼睛,金色短发,还有他的身体,棍子圆润饱满,质感坚硬结实。这是自己见过最大的一根擀面杖了,用上去感觉一定很棒啊!


“你好,我叫托尼。”小面团自我介绍,顺便抛了个媚眼。“帅哥,你棍子真棒!”


“是吗?那那那你喜欢吗?”擀面杖红着脸,摆了一个据说特别能展现自己阳刚魅力的姿势。


“当然喜欢了~”托尼拿眼神将史蒂夫从上到下添了一遍。


天啊!托尼的眼神让擀面杖身体硬的不行,他现在都能捅破橱柜了!!!


“帅哥,愿不愿意和我共度一夜啊?”托尼妖娆地扭着小屁股。


“当……当然!”


………………………………………………………………


史蒂夫硬的快要爆炸了,他握着托尼的手,轻轻将他推到,不行忍一下!不能伤着托尼。史蒂夫暗暗告诫自己,哪怕是没有使用过,史蒂夫也知道自己这根擀面杖尺寸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只能一步一步来,不能让托尼受伤。他们一定要有个美好的夜晚!


托尼有些害怕,天知道这根擀面杖太太太大了!但很快恐惧在接触到史蒂夫就消失殆尽了,只剩下无尽的兴奋与刺激感了。


“史蒂夫,放松~”


托尼看着这根擀面杖忙手毛脚的,有些好笑。看样子这擀面杖还是一个新手哦!难为他棍子这么大。


史蒂夫堵住托尼的嘴,将舌头伸进去搅和。托尼也不甘示弱,故意缠着史蒂夫的舌头发出滋滋滋的水声。又舔了舔史蒂夫的门牙,小面团身子娇软,连舌头都可以跳双人华尔兹了。但史蒂夫学习能力极强,肺活量又大。很快就把托尼憋得小脸发红。


“喜欢吗?”史蒂夫舔了舔托尼的小下巴,故意把身体挤进托尼的两腿间。


“……还……不错。”托尼端着一口气,顺着擀面杖的纹理舔下去,一路种下辛勤的小浆果。红艳艳的,煞是可人。


“呼~托尼!!”史蒂夫哑着声音,他一把拉着托尼,粗鲁的捏了捏托尼圆润的小屁股。留下了几个红彤彤的指印。不得不说,面团天生就是被擀面杖干的命!他们身子娇软肌肤滑嫩,在坚硬的擀面杖下能变化各种姿势。


很快,小面团就眼神涣散了,他扭着身子像一条水蛇一样缠上史蒂夫,史蒂夫憋着气摸着小面团双丘尽头的小嘴。找对位置后又安抚会托尼上面的嘴巴。吸的托尼舌根发麻,史蒂夫上下开弓,边亲边摸。爽的小面团哼哼直叫。


过了一会,史蒂夫估摸着差不多了,看托尼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就舔了舔他的眼皮。


“哼……快点啊!”托尼被舔的湿哒哒的,下面也变得湿哒哒的。 小面团更加滑腻黏人了。


“好,托尼。我准备好了!”话音未落,擀面杖就挤开小面团的双丘,一点一点滑进幽秘的小洞 。


天啊!小面团真紧!史蒂夫想着。


天啊!擀面杖真大!托尼想着。


擀面杖努力擀着面团,两个紧紧缠着彼此。粗重的喘息,滋滋的水声……在剧烈的动作中,小面团攀着擀面杖,随着史蒂夫的动作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他被展开、被贯穿、被占据、被填满……


艹!这是我用过最棒最大的一根擀面杖了!托尼黏住史蒂夫,剧烈的快感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在高潮来临之前他想着。


这是我最棒的经历了,托尼这么软,这么紧,这么黏!我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史蒂夫攀顶前一秒这样想着。


……end……


是的,我开车了。相信这一定是盾铁圈最独一无二的车,献给草爸。草爸要天天开心啊!继续发光发热,为盾铁圈增砖添瓦。超爱草爸的作品,也超爱草爸这个人!


咳咳!其实这个车是群里损友怂恿的,我很纯洁的。真哒!看我单纯的眼睛!

【虫铁R18】长夜漫漫

马克

TAG:

当夜里Tony一个人在家洗澡时……


欢迎品尝夜晚的纽约之斯塔克大厦上的激情故事(o´艸`)


https://m.weibo.cn/5672771144/4127996758070772


至于蜘蛛有没有超级听力这种事情,……咳,看看就好……

(盾冬)魔发奇缘

马克

云鲤鲤鱼:

队长生日活动,现在才来搞【殴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英明神武的国王,他与他的王后非常恩爱。在他们结婚不久后,王后怀孕了,顿时举国欢庆,每一位子民都在期待小王子或者小公主的降生。但是好景不长,王后染上了重病,只有魔花才能治好她的病,于是,国王派人从女巫那儿拿走了魔花。


喝下用魔花熬制的药汤后,王后果然痊愈了,不久后,她肚子里的宝宝平安出生了,是一位小王子,因为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所以取名冬日王子。


得知此事的女巫非常生气,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偷偷溜到小王子的房间,想要剪掉小王子的头发,因为魔花的魔力已经全部转移到小王子的头发上了。但是她一刀下去,发现剪下来的头发再无生机,原来只有当它们还属于小王子的一部分时,才能发挥魔力。女巫当机立断,抱起小王子,把他偷出王宫,带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高塔。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王子渐渐长大了,女巫告诉他,自己是他的妈妈,他的名字叫阿冬。阿冬的头发很长很长,女巫每天来到高塔底下时,都会让阿冬把长长的头发放下来,顺着阿冬的头发爬上高塔,然后叫阿冬给她唱能令人永葆青春美丽的魔发之歌。


唱着唱着,阿冬十八岁了,他的第二性别在生日这天分化,成了一个欧米伽。把妈妈拉上高塔后,阿冬提着湿漉漉的裙子,老老实实地对妈妈说道:“妈妈,我觉得有点不妥。”


女巫吓了一跳,连忙拿出抑制热潮的小花让阿冬吃下去,并告诉阿冬,只要觉得不对劲,就去吃这种白色的小花,吃完身体就舒服了。


第二天,女巫又来到了高塔,她询问阿冬:“昨晚过得怎么样?”


阿冬说:“不错。”


“你有吃小白花吗?”


“有。”


“很好,只要你不舒服,就去吃它。”


“可是妈妈,我已经吃完了。”


“哈?”


“昨晚半夜起来,我觉得有点饿,就用沙拉酱把它们拌着吃完了。”


“你这个……!”


阿冬用疑问的眼神看着妈妈。


女巫气急败坏地跺脚:“我要去给你搞一些小白花来,但那个地方有点远,来回要花上三天。”


阿冬:“好的妈妈,谢谢妈妈,挺好吃的。”


“住嘴,要不是你……三天,回来的时候我的脸就……”


“就变成红色骷髅了妈妈,到时候我唱歌把你变回来妈妈,不要担心妈妈。”


“闭嘴啊!”


-


用长长的头发把妈妈送到地面后,阿冬的小鸟朋友拍拍翅膀出现在他眼前,一如既往地口衔梳子帮他梳理长长的头发。阿冬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台边发呆,他其实很想趁着妈妈不在,离开这座呆了十八年的高塔,用脚踩一踩高塔之外绿茵茵的草坪,踏一踏清澈见底的小河。但是妈妈告诉他,外面的世界非常危险,不仅有人要割掉他神奇的头发,还要连着他的头也割下来。


阿冬想着想着,探头问在外面忙活的小鸟:“朋友,你什么时候才能帮我把猎枪和炮弹搞到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出去探险需要一些保障。”


小鸟:“我已经搞到手了,但它们太沉,我拿不动,就拜托了一个人类帮我送过来,他应该快到了。”它飞到阿冬跟前道别,“头梳完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干,就不和你一起等了。”


“好的,再见。”阿冬挥挥手,专心致志地在窗边等了起来。


他等啊等,等啊等,等到烈日高悬,又等到日薄西山,可他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等到。星星从天边跑出来了,阿冬打了个哈欠,正想回床睡觉,突然脑袋一沉——有人抓住了他垂到地面的发尾。


阿冬顿时精神焕发,他跑回窗边,快速地把自己长长的头发往回拉,当那个人影近了的时候,阿冬一个用力,将人猛地拽了进来。


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到了自己身上,阿冬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暗号是什么?”


“暗、暗号?”


“答对了。”阿冬放心地用手戳了下近在咫尺的躯体,“啊,你是……男人吗?”


有一头金色短发的男人手忙脚乱地从阿冬身上爬起来:“刚刚、刚刚那些是你的头发?天色太暗了,我还以为是绳子,抱歉……疼吗?”


阿冬跟着坐起身,奇怪道:“不疼,那是魔发。”他左右打量着男人,“你,枪呢,炮呢?”


“枪炮?我不用枪,也不用炮。”


阿冬惊讶地提高了音量:“你没有枪,也没有炮?那你有什么?”


“我原本有一块盾牌,但是在逃避追兵的时候它被河水冲走了。我顺着河流一路寻找,找到了这里,我看天黑了,这里又有一座高塔,便先上来了,打算明天再继续。”


“哦……”阿冬的眼睛半阖,似乎兴致缺缺,“果然不应该托鸟办事,一点儿也不靠谱。”


“你在说什么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做史蒂夫,你呢?”


“你好,史蒂夫,保险起见,我先给你唱唱魔发之歌吧。”


史蒂夫一头雾水:“魔发之歌?”


阿冬吸了吸鼻子,朝史蒂夫凑近了点,“是的,我不太喜欢骷髅头,你的脸太完美了,肯定更容易掉皮吧,唱一唱我比较安心。”


“骷髅头?掉皮?”


“唔,”阿冬张张嘴,正要开口唱歌,却又兀地停了下来,“我刚刚就想问,你是不是带了个香袋在身上啊?”


“没有啊,我只闻到了你信息素的味道,香香的……”史蒂夫说着,突地捂住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你的味道怎么突然变得……”


阿冬无意识地往史蒂夫的方向晃悠悠地靠去:“对了,你有没有小白花啊,一种很好吃的小花,吃完可以让屁股不湿的。”


“不,不,天呐,你、你在热潮期吗!”


“热潮期?”阿冬懵懵懂懂的,“那是什么啊?”


史蒂夫捂着口鼻,模模糊糊地说了一通话,然后在阿冬百思不得其解的眼神中挽起他躺在地上的一小束头发,“你需要把我送回地面,立刻,马上!”




TBC

果然gif是不行的QAQ我还是发视频比较好*罒▽罒*(ps:没有老汉在身边又被强行塞狗粮的茶杯)FFF圣火照耀着大魔法师的脸庞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