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

【拔杯/hannigram】『感官革命』②-③

暴力仓鼠x:

HE/中篇↑/除hannigram外其他角色有原创/无三角恋/有想要的/但是慢


整个故事大纲:拔粘合/治愈/保护/♂茶杯的全过程




2、




    这大概是整个FBI大楼里最豪华的一间办公室。


    这里面有两个人,一个端庄挺拔的女警官,有五十岁左右,另一个年轻的短发警察,穿了件墨蓝色印有FBI黄标的T恤。


    他们两个人之间隔了一张两米长的橡木办公桌,桌上有一封信,是FBI调查局今早收到的。


    这封信是『东方医生』写来的。


    他要求警方在下月1号之前,把Will Graham交出来,他称他为“此生唯一的杰作”。


    交出来的方式是:撤掉一切守卫在医院附近的FBI特工,他随时可能去医院取货。


    ——这种情况,并不意味着Will Graham遇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


    但他们不把Will Graham交给『东方医生』,就要付出四个公民被肢解/每月的代价。


    他们并不完全相信『东方医生』有这个本事,就算他已经成功地迫害了37个人。


    但他们总不能在每一栋公寓门口安插特工,保护整个美国南部的所有公民。


    屋子里安静了十五分钟之久,然后:


    “Hannibal Lecter……他是个魔鬼。”女警官倒吸了口冷气。


    “我们必须治好Will,我们必须用全面化方法来处理他的事情,Will,非常重要。”年轻的警察说,“每个月1号和15号,会有一具尸体准时出现在南部郊外的旷野中,这种情况再持续下去,我就必须辞职了。”


    “你在暗示我什么?”女警官说:“和你一起辞职?”


    “我是辞职,您是被辞职。”


    女警官用沉默挽留自己残余的官威。


    “Hannibal手上不止有37条人命。”


    “他是全美唯一一个手上不止有37条人命的重犯,他能解决『东方医生』。”


    “他还能解决Will Graham。”


    “对,必要时Hannibal能够为Will清除一切麻烦。”


    “但Hannibal是个杀人狂。”


    “Hannibal不会杀Will,在某种意义上说,Will Graham可以算作他的克星,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给『东方医生』制造一个克星。”


    “我们不能拆毁一堵墙,为了堵住另一堵墙。”


    “我会派人暗中监视Hannibal,保证Hannibal在明处,我们现在最大的麻烦在暗处,『东方医生』在暗处。”


    “你好像已经说服了我。”女警官说:“但你或许不了解,Hannibal是个智商高于普通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超能人,他一旦走出囚室,随时都能在你的眼皮底下溜走。”


    年轻警察笑了,“我的长官,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舆论对整个FBI当局办案能力的评价,那才是真正能影响到你和我的关键,如果我们抓不住Hannibal,那么只能说明Hannibal的高超,而我们抓不住除了Hannibal以外的人,比如『东方医生』,那么就说明我们是一群吃官俸的废柴。”


    女警官艰难地点了点头,这件事她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也没有不承认的余地。


    ——他们对付不了Hannibal是正常现象。


    ——在全美,他们“抓不住是正常”的7个人,分别是开膛手杰克,亨利卢卡斯,杀人小丑John Gacy,同性恋食人魔Jeffery Dahmer,Charles Manson,公路杀手Gerald stano,还有Hannibal Lecter。


    ——这意味着他们不想“被辞职”,最佳方式就是成全Hannibal x Will这个神奇组合。


    女警官仍然忧心忡忡。


    年轻警察看穿了她的担忧:“你在担心Will?”


    “是的,你不能低估Hannibal对Will的影响。”


    “Hannibal不会把Will做成三明治。”


    “但他可能把Will变成另一个Hannibal。”


    “我会在他把Will转变之前重新送他回大牢。”


    “你放心,你绝对没有那个本事。”女警官说,“一旦Hannibal 从囚牢走出来,只有Will自己能保护他自己。”


     年轻警察思忖了一会儿,含糊地问:“Hannibal……和Will……”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这种事只有你们男人才会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3




    一个穿连体囚服,带镣铐的人和两个警察一起走进房间。


    他的鞋子上沾着褐色油渍,已经磨得开裂,一双被铐住的手和握着。他站在那儿脸上几乎是没表情的,但这屋子里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来自于他的威胁。


    好像正有线头一样的东西,从他的毛孔里钻出来,触碰到其他人的皮肤。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威胁,谁都不会认为他是自己的同类,就连他自己也不会觉得这儿存在任何同类,他和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他在他们心里是掉进世界的魔鬼。


    他抬起头,被高窗射进来的阳光晃得眯了下眼睛。然后,他用他掩在头发缕后那双深陷的眼睛,看向宽大办公桌后的年轻警官。


    之前没人告诉他他是谁,不过他能猜出来,他就是BAU小组的特聘组长。


    ——很明显他不是犯罪分析组的固定成员,他的工作制服是新的,系着比FBI派发套装细2mm的灰领带,他是新来的。


    ——他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和警惕,而BAU小组的人看他的时候,难免流露出憎恶和抵制情绪。


    挂钟的秒针走了一圈半,他们只是互相看着,谁也没有说话,风从窗户的缝隙里漏了进来,夹带着蔷薇的香味儿,只有他一个人能嗅得到。


    警官挥了挥手,两个警察转身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警官又把手伸出来做了个“请”的姿势。


    带镣铐的人向前走了一步,慢慢看了眼旁边的椅子,但没有坐。


    他俯视着办公桌后的警官,他有像是国王的下巴。


    警官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说:“今天可能是你最后一次看见地面上的阳光。”


    “但也可能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你每天都能看见这样的阳光。”


    “你的鞋子破了。”警官低头看着他脚上踩低了后跟的鞋。


    他也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


    “你现在需要一双新鞋,Hannibal。”


    “除非你需要我出现在这里,否则我什么都不需要。”


    “对。”警官长吸了口气,说,“但你得明白,现在并不是我需要你,而是Will Graham。”


    听到“Will”,Hannibal的表情似乎有了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改变。


    “你们五年没见了对吗?”警官问,“我听说你们过去合作过,但是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这段友谊结束了。”


    “如果它是真的,就不会有结束的一天。”Hannibal说。


    警官问:“你怎么定义你和Will的关系?”


    Hannibal沉默了。


    警官说:“Will是FBI最贵的杯子,你打碎了他,两次。他付出了两次粉碎的代价,才把你送进监狱,但我觉得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的,你在什么地方,只是因为你想在什么地方,你现在在监狱里,哪怕是在地下十八层的囚牢里,带着嚼子和镣铐,也只是因为你最近必须呆在那里。”


    “你看过我的资料。”


    “不。是Will说‘不论Hannibal在哪儿我都不可能在天亮后睁眼’;他说‘镣铐只能限制Hannibal的行为,限制不了他的灵魂’;他还说‘Hannibal会成为一种传染病,成为一个王位,被人传承下来’。”


    “那么,他说的话灵验了?”


    “对。”警官说,“他已经被人盯上了,有人在针对Will Graham,而被这个组织成员盯上的37名受害者,没有一个完整地逃脱。”


    “完整?”


    “完整,精神、肉体,他们不一定是死了,但回来的,总不是被盯上之前的那个人。”


    “你的Will,很可能成为第38个。我们派了四个特工对他进行跟踪保护,但似乎没有什么用。他坏了。”警官挑了挑眉头,显得有些无奈,“他是唯一一个洞悉了罪犯动机的人,但很遗憾,在他看过最后一个罪案现场后,精神又一次出现了问题。”


    “什么问题?”


    警官回答:“你可以认为……他进入了受害者的精神世界,出不来了……”


    “Will通常能揣测凶手的意图。”


    “那是通常。这次我们要他进入的是受害者的感官世界,因为我们想找到他们疯掉或者失常的原因。”


    Hannibal面无表情地说:“Jack Crawford从不这样要求Will。”


    警官笑了:“现在这儿我说了算。”


    “你找我是为了治疗Will。”Hannibal的语气并不是问的。


    “你现在可以拒绝。不过,对于排行在全美前五位的重犯来说,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人有足够的权利,提供给你站在这儿的机会,他们也不敢这么做,这简直是在拿自己的前程和他人的性命做注赌博。”


    警官说:“我相信美国只有一个人不是真正的怕你。也许他恐惧你的暴行和变态,但他毕竟领教过你最大化的罪恶——操控,一个事物再怎么恐怖,一旦被见识过了,厉害的程度也就减了半。”


    Hannibal沉默了有一分钟那么久。


    然后说:“你相信我能使Will破碎,就能使他完整。”


    “对。”


    “别对我说谎。”


    警官愣了愣,随即笑了。


    Hannibal严肃地说:“如果Will不面临生命危险,我不会站在这儿,如果他没事,我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他。”


    警官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沓纸,看了看,又放下,把目光投向Hannibal:“我在一份犯罪心理分析报告上看过‘你认为Will Graham是你的,你认为你对Graham先生有控制权和所有权’,这是不是对的?”


    Hannibal说:“我只是曾经把他当成很好的朋友。”


    “那你愿不愿意合作?对他提供保护和治疗?”


    Hannibal垂下眼神,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在一秒钟之内就凝结了。到了这个时候,年轻的警官才真正感受到来自于Hannibal的威慑,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暴戾,当他沉默地看着地面,会带给人一种特别的神秘感,他像是一个漩涡式黑洞,里面有什么,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他会怎么做,没有人能参透。


    他是一个精通所有正常思维的非正常人。


    那么他是心理变态?还是高于正常?


    半晌,Hannibal的嘴唇上下碰了碰,“Will……”


    “你今晚就能见到Will。”


    警官说完这句话,走到门口,把两个押送Hannibal的警察叫了进来,吩咐他们打开手铐。


    其中一个警察似乎有所犹豫,但他没有违背上级的命令。镣铐被解开后,Hannibal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问:“你是谁?”


    他确实对年轻的警官产生了一点好奇,这个年轻人的精明是与年龄不相符的,他知道:不论是什么都不可能成为说服Hannibal的筹码,就算明天是诺亚方舟起航的日子,今天Hannibal仍然会坐在他的沙发上接待病人,能让Hannibal从深牢大狱里自己走出来的只有一个人的名字:Will。


    这个名字对Hannibal起鱼饵的作用。


    Hannibal有绝无仅有的思维方式,但如果他有一个同类,那么这个同类就是Will。他用他的方式在意着这个同类,没人能理解得了,也许有一天他就把他碾碎了,或者吃了,但在此之前,他不会让他被另一个人碾碎或者吃了。


    糟糕的是Will现在的情况。


    如果Will有一丁点自己好转的可能,Hannibal就不需要出现了。可惜他们没有再更早一点的时间把Hannibal放出来,现在……Will似乎已经不可挽救了。


    警官说:“我毕业于克拉克大学心理学系,你可以叫我O·B。我负责收集了解所有动机不明案件的现场资料,从而判断出罪犯动机,对他们进行抓捕,就像Will曾经做的那样。”


   


TBC

评论

热度(247)

  1.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暴力仓鼠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