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

【拔杯/hannigram】『感官革命』13

甜死了,(安详的微笑)

暴力仓鼠x:

13,




    中午,OB带着绿釉陶楼和香料来到Will家。


    Will本来要用打火机点燃熏香,但Hannibal坚持用火柴,他说汽油燃火会破坏香料的味道。


    奇特香味儿从香炉里传出来,Will仔细闻了闻。香料有小苍兰混合胡椒的味道。


    “这是什么花的气味儿?”


    “花的气味柔和而纯粹,这不是单纯花的气味。不是花香,但也不是龙延香或者普通的麝香,像是奇特的草,或者人工制作的醛香。”Hannibal说。


    OB把帽子重新带了一遍,走出了Will住所的门。


    Hannibal走进厨房,从抽屉里拖出菜板。


    路过Hannibal停放在院子里的车时,OB瞥见后备箱盖上有3个印痕,像是指纹,分别属于一个人的食指、拇指和中指。


    也许是有人在挣扎时,用手扳箱盖留下的。


    OB下意识地把手伸向了后备箱盖。


    伸到一半,动作又停住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收回手向旁边的警车走去。




    做菜的原料是他们刚才路过超市时买的,Will不太适应和Hannibal一起出入公共场所,所以他几乎没有从货架上拿一样东西,所有的原料是Hannibal亲手选的。


    Hannibal切肉时,Will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的背影。


    他的动作很熟练,做饭大概是他每天都要进行的行为,不过在监狱的两年里他没下过厨。


    “这是简单的行为”,他说过,但也说过“简单的行为,不一定是容易的。”


    他切菜时声音不大,但是下刀很快,生姜的味道刺激了Will,他用手揉了揉眼睛:“你的鼻子很灵敏。”


    “是的。”Hannibal专注地切姜末。


    “但是……你为什么没在餐厅里闻到烟味儿?”


    Hannibal的动作顶住了。


    “你是在问我,我是不是和『东方医生』早有预谋。或许我不该在你面前承认这桩行为,但……是的,我和他早有预谋。”


    “昨晚?”


    “昨晚,他就在外面的树林里。”


    Will又问:“你们……你们设计了我。”


    “不是设计。心理病患者需要靶子,而Will,你的善意会使你错过靶子,我不能看着你悲伤。”


    “不,我不悲伤。”Will辩驳道,“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一直以来我照顾自己,我没有做得多么不好。”


    “我们在交流时,并不是为了指责对方和检讨自己。”Hannibal说,“不论你有了什么样的问题,需要的都是引导。”


    如果是听一个五流心理医生说这番话,Will也会选择相信,Hannibal说的话,他也并不是不信,只是他做不到不去怀疑“引导”的真实含义。


    Will低头看向Hannibal切菜的手,发现他的关节上有磨破的痕迹,那是拳殴东方人留下的,他那时一定很残暴。


    “你的手……伤口可能会碰到水。”


    “没事。很快就会好起来。”


    “你做什么?”


    “鸡排,还有鱼。”


    “我不喜欢吃禽类,除了快餐。”Will笑着说,“我小时候能吃下特别大的三个炸鸡汉堡,快餐是我的荣耀。”


    Hannibal转身看了Will一眼,发觉他说这话时的表情有点儿任性。油炸的禽肉比任何做法更难以下咽。


    Will在听到“设计”后就对他产生了怨恨,但他并不就事论事地抱怨,而是找了厨师的茬儿。他就像是个充气的皮筏子,到处打着补丁,随便碰一下,可能从任何位置漏气。


    “我可以帮你熏烤它们,不是油炸。”Hannibal开始切鸡胸肉。


    Will继续看着他。


    Hannibal并不是一个特别年轻的男人,但他身上满是壮年标识。肩膀和背肌都很发达,这不是刻意锻炼的结果,他一直保持笔直的站姿和坐姿,身材具有协调性。


    谁也想象不了他不是一个干练的绅士,而是一个衣冠禽兽,是的,他是个魔鬼,禽兽。Will这么告诉自己,但是他自己好像并不愿意相信。


    Hannibal此刻不是魔鬼,他又想,他是个屠夫,正在分解禽类的胸部。


    其实他现在更像是个高级餐厅里的厨师。


    Will最后得出结论:厨子。


    他的眼神到了Hannibal的背部,这是他的性感地带,昨晚他触碰过他那里……他的手突然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


    他排斥和任何人产生任何方面的交流,而Hannibal给他带来的却是吸引力。无疑令他更手足无措。


    Hannibal知道Will在观察自己,他并不介意,他也知道Will会脑补很多他身体线条的相关,他很乐意被Will用任何一种眼神看着,因为他知道自己总是能吸引他的视线引发他的联想。


    他把肉送进烤箱,用水洗干净手,又开始打鸡蛋。


    Will注意到他关节的伤口流了一点血,于是走过去问要不要帮忙——对于Will来说,这就是最大程度的殷勤。


    Hannibal把碗递了过来。


    Will不太熟练地搅拌着鸡蛋,这大概是除了破案外,唯一一件他们能协作的事情,Hannibal做其他菜的步骤,他完全没见过。


    在Hannibal的注视下,不知道为什么,Will觉得自己好像连搅拌鸡蛋都不会了。


    “你不能这样搅拌,如果你的速度时快时慢,蛋黄很难完全溶解,下锅后会形成不好分割的固体。”Hannibal说。


    Will还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搅拌鸡蛋。


    “发白的东西就是你搅拌出来的固体,泡沫不太均匀,下锅后蛋饼不会平整……”


    Will有点儿烦,但是他继续用自己的方式搅拌鸡蛋。


    “你应该……”


    “我就是这样。”Will发出了反抗,“我经常搅拌鸡蛋,都是这样。”


    对他这突如其来的犟嘴,Hannibal感到不知所措。


    “我就是这样,我能搅拌得不错。你知道吗?我会做披萨和蛋挞……”


    “我还能用鸡蛋摊早餐饼。”


    “不论是和面还是做菜,我都会用鸡蛋。”


    “我只是不会很快地搅拌它而已……”


    直到他犟完了,Hannibal也没有再出声,安静使Will觉得紧张,他抬眼看了看Hannibal,发现Hannibal正在看着他的脸,而不是他搅拌鸡蛋的手。


    Hannibal上前一步,把装着鸡蛋的碗从他手中接过来,放在厨台上。


    厨房里完全陷入安静,窗外有只讨厌的麻雀在窥探他们。


    窗帘是灰绿色的,很久没洗过,布纹藏纳了污垢,房间因为背光并不是太明亮,投进来的阳光却显得更耀眼,深色的地板现出了窗户的形状。


    风把覆盖在叶面上的学吹散了……


    叶隙内渗下了微蓝色的光球……


    窗子四周遍布着灰霜一样的污垢……


    烤箱上的电子表盘上,定时数字正在一秒秒减少……


    但是他们好像都没注意到这些。


    一切好像静止了,Hannibal眼珠也不动一下地盯着Will。


    他在分析Will,而Will并不擅长被他近距离观察。


    刚刚他们发生的“争执”过去曾经发生过,在Hannibal刚认识Will,成为他的心理医生的时候,那时候Will的社交障碍已经很严重,但他们之间的交流却是没有障碍的,他能从Will身上看到他诸多的弊端和缺陷。


    他渴望交流和陪伴,可是害怕接触和了解。


    他用养狗的方法来获取基础的温暖。


    Will总是希望自己不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和冷漠,而实际上他喜欢发小脾气,对交往充满幼稚和单纯的幻想。


    Will用封闭来保护自己的敏感。


    所以他至今仍然敏感了得。


    不满就要发脾气——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而Will从未这样,只是在今天下午的厨房里,无意流露了自己的个性。


    这令Hannibal感到非常庆幸。


    “怎么了?”Will问。


    “每个人都可能做些自己不善于做的事情,但这不意味着他不会做的很好。”Hannibal一本正经地说,“有些时候,你该相信自己不只是个很好的渔夫,也许你还可以放弃顽固。”


    Will的脸黑了,“我已经过了学徒的年纪,我有三十岁了,你知道吗?在这间屋子里,我给我的狗做饭,而我一直做得不错。”


    Hannibal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Graham先生是可以生活自理的,这一点我相信,但是他有时候很像个自我封闭又愤世嫉俗的少年。”


    Will好像被根针刺痛了指缝,他生气了。


    “我很希望做回少年,可惜我已经三十岁了,我有经常做和喜欢做的事情,不是任何时候,我都欢迎其他人来打扰。”


    “因为你觉得你一直生活在正确之中?”


    “是的!”Will的口气很肯定。


    “你长时间呆在屋子里,想象和猜测报告中犯罪心理。”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你在讽刺我像个宅男。”


    “不,Will,我只是觉得你长时间处于一种不太健康的状态里,类似于压抑和隐忍。”Hannibal说,“我相信作为你的心理医生,我已经在上述谈话里找到了病情的始作俑者。”


    Will被刺激到了。简直莫名其妙,一直含蓄和保守的Hannibal,竟然出口指责他顽固,揭露他的压抑。他不想和Hannibal辩论,相反,当他认识到Hannibal说的并没有错误后,产生了很强的排斥感,他排斥被人揭露和戳痛。他要把引发自己不快的人和物排斥在世界之外。


    他放下碗,转身向厨房外走。


    Hannibal低下头似有似无地笑了。


    “Will。”


    “你想说什么?”Will烦躁地回绝道,“我要去写报告。”


    “鸡蛋。你想怎么吃?蛋挞还是煎炒?”


    Will这才重新意识到Hannibal在准备他们俩的午饭。他犹豫了一会儿,走回来拿起那只作俑的碗,搅拌里面的鸡蛋。


    Hannibal凑过来扶住他拿着搅拌器的手——用不轻不重的力道握着他的手动了几下,渐渐,这两只手的动作开始变慢,直到完全停下。


    Hannibal古龙水的味道正在把Will包围,虽然他没有用肢体挨紧或者触碰他,但是自从他站在背后,Will的神经就好像被挑了一下似的警觉起来。


    他咬了咬嘴唇。


    Hannibal看到他的脖颈上起了一层小疙瘩。


    “Hey,别离我这么近,我不习惯。”


    Hannibal没有动,没有离开他背后位置。


    “你在发热?”


    Will一声也没吭。


    Hannibal低下头,闭上眼睛,凑近Will的脖颈,深吸了口气。


    “别闻我……”气流拂过,Will的皮肤表面变得敏感异常,他好像对Hannibal起了某种反应,悸动,或者念头。他不知道他要对他做什么,他的脑袋晕乎乎的,思考不了他的用意,也体会不到他的情绪。


    他胆怯不愿转身……又本能地想往后靠。


    “你正在体会我的感觉。”Hannibal的声音有点哑。


    “什么……”


    “你像我被你触发时那样被我触发了。”Hannibal几乎是在用气流声对Will说话,“一个人的感受被另一个人复制,两个人都落进危险的境地。被感觉,被知道,被需要。”


    Hannibal注视着Will脖子上的一小块皮肤,用手扶住他的肩膀,用嘴唇触碰了一下他的颈间,当这一丁点触感出现在脖子上,Will全身打了个哆嗦。


    “唔……”他感到眩晕,思维阻滞,无法思索。


    他缓慢地转过身,看向Hannibal的眼睛。


    他看见自己陷进了他眼里的黑暗区域。


    但是Hannibal并没有要实施什么进一步行动的表示,他像个绅士一样,保持着一丁点距离看着他,显得小心翼翼。


    Will的眼神开始闪躲。


    “你没有躲开……”Hannibal问,“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准备好了……”


    “准备什么?”


    “你没有躲开,你可以躲开的。”Hannibal好似在蛊惑,但他的态度又是如此谨慎。


    Will从Hannibal的眼睛看到鼻梁,再到嘴唇,落到下巴……他重复着打量着这张好像大理石雕像的脸,熟悉的窒息感又一次现。


    “Doctor,‘除非去爱一个人,否则发现不了他的潜质’,我觉得现在的你……显得胆怯,就像是个新手,你好像……从没有……爱过别人。”


    “如果有一次不像初次,那么它一定不是真正的爱情。Will,我要获得你的准许,我在等待你的准许。”


    “上一次,你没有得到我的准许……”


    “那是因为我即将失去你,你可以认为我失控了。”


    Hannibal说实话时和说假话时都是真诚的,Will根本分不清他说的是实话,还是在诱导他。


    他擅长用语言给他制造感觉,使他心乱如麻意志动摇。


    危险和愉悦两种感觉同时占据了Will的大脑,他知道自己正在以每秒许多盎司的速度分泌荷尔蒙,可是他控制不了,反被本能控制。他不知道Hannibal说的失控,是不是和他的一样。


    “Doctor,我们在议论什么?”


    “爱情。”


    “爱情,是可以议论的吗?”


    “不,我们沦为了爱情的试验品,是它在议论我们,通过我们的反应验证自身的存在和影响力,也许,我们只是它千百次实验中的一次。”


    “凶手和精神病患者?”


    “不,两个对它充满虔诚的普通人。”


    “何以见得?”


    “因为我体会到了它赋予我的全部感觉;因为……我现在还不敢触碰你的嘴唇。”Hannibal说话的时候离Will还不到五公分远,但他就像是他说的那样,跃跃欲试,仍然等候。


    “但是,我听说陷入爱情的人一定会大胆,他们会……疯狂。”Will看向Hannibal问,“你会吗?”


    “不。”


    “这是你调情的方式吗?”


    “不。”


    “我不会相信你有不敢做的事情。”


    “不,我不敢,虽然我想那么做。”


    “你在演戏,而你已经完全陷入了你的角色。”


    “戏剧升华了现实事物的内涵与本质,当一个人演戏时,他不一定知道自己在演戏,他可能会变得大胆,在虚幻的戏剧里吐露自己真实的心声。”


    “我不习惯。”Will说。


    “你知道中国人怎么喝酒吗?”Hannibal说,“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敬酒的人主动要‘干杯’,而被敬的人,可以只喝一点,或者干脆不喝。”


    “喔,这可真不公平。”


    “公平建立在理智上,而诚意是感性产物。”Hannibal说,“我要敬你一杯酒,Will。”


    距离持续拉近,但速度缓慢了得。他们好像在斗争、角逐、较劲……总之各自处于顽固角色里,醒不过来。


    Will决定叫醒Hannibal,于是他说:“我手边有把刀的,别忘了。”


    “我看到了。”但他还没有躲开。


    “你不介意?”


    “Will,别忘了,我在等你的准许。只要你准许,我就准许你用它刺穿我。”


    Will扯开嘴角笑了。


    Hannibal还在认真仔细地观赏他的酒杯,因为疲倦而出现的眼袋和黑眼圈,疏于打理的胡茬,轮廓固执的下巴……这是一件有生命的艺术品,他的绝妙之处,在于他会主动靠近他的主人。


    他赤裸而勇敢,令人无法抗拒——


    Will闭上眼睛,大脑彻底放空,在几秒钟等待时间里,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间隔在他们之间的空气是多么多余。


    Hannibal终于消灭了那一点距离,轻压向Will的嘴唇,压力一点点变大,他感到了Will呼出的热气,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他好比在喝一杯毕生难忘的红酒,就连杯子边儿的触感,也要完整铭记,他不愿意错过任何品酒的细节。


    他用最慢的速度,轻轻吻着Will。


    Will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这一瞬间开始了“超敏感体验”,他的眼睛在发热,他无法不联想到自己正在被食人怪物WENDIGO啜吻,真实的所见只是借口的表象,华丽的语言掩饰不了这张嘴食人血肉的事实,可这危险的感觉却带给他更强的刺激感。


    他开始分泌唾液,等待被有深度的入侵。


    Hannibal保持着最礼遇的亲吻方式,既没有撬开Will的嘴,也没有去拥抱他。


    当他离开的时候,Will被他吸引着,向前索取更多的接触,直到彼此的嘴唇分开,Will睁开迷蒙的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几秒种里想了什么,也许他就是什么都没想。


    屈于本能,他又一次闭上眼睛把自己送过去。


    Hannibal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嘴,Will的行为好比一根火柴点燃了他原始的冲动,但只在一瞬间里,他又压抑了那种念头。


    所以Will没有得到任何给予。


    “唔……”Will尴尬起来,“没关系,我不是第一次被拒绝。”


    Hannibal扶住他的脖子,纠正道:“我永远无法拒绝你。”


    “我刚才好像失去意识了,也许刚才我并不在这个房间里。”Will企图为自己的难堪找个恰当的理由,而他找到的理由却好像没有那么恰当。


    Hannibal说:“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


    Will介意和Hannibal产生爱情,他不是一个同性恋反对者,但没想过自己会被男人吸引。


    他现在已经分辨不出什么是吸引,他曾经觉得吻是最具有善意的接触,医学和万物理论都解释不了的奇迹,他曾经对这种美好的感觉充满向往,哪怕是在他病着的时候。


    可现在他对此充满畏惧,Hannibal刚才敬了他一杯酒,他喝了,可他品味不出自己究竟喝了什么。


    如果一切是有结果的,那么通往一个结果的大门,已打开了一条缝。


    Hannibal的确给了他一样东西。


    一样能使他认为是重要的东西,他知道他的Will需要这样东西,在得到以后,他的灵魂会用手脚紧抱这样东西,因为它能够时刻提醒他:他不是靠“活着”的惯性活着。


    他把他认为是最好的东西给他了。


    最低标准的吻,最高标准的爱,最肤浅的接触,最深刻的觉悟。只要有一丁点可能,Hannibal都会把他认为是最上等的东西带给Will。


    他也许是个魔鬼,但肯定是个绅士,在他的世界里,要求自己以绝对正统的方式爱他的同类,这其中就连一点疏忽和随意,也是不被允许的。


    Will茫然地躲开他的注视。


    “你好像成功的治疗了我一次。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在你伤害我无数次后才发生。”


    “你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我不会再相信自己了。”


    “时间会被逆转,我打碎的杯子会复原,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但是记忆不会消失。”


    “记忆不是恒久不变的。”


    “那什么才是?”


    “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原谅你,Will,也许你对我的结缔会永远存在,也许发生过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但是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再次光临你的世界。”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同类——Hannibal没有这么说,他知道Will已经听懂了他的话。


    “你对你的‘朋友’,产生了意料之外的感情。”


    “是的。”


    “你想没想过这是不应该的?”


    “想过。”


    “那你为什么……”


    “既然是意料之外,就是不在我可控范畴内的。无法拒绝就是注定被吸引。”


    Will笑了,“我相信你现在说的话是真的,Doctor,就如我相信你是最合格的医生和最合格的厨师,一个合格的厨师,永远不会做出烧焦的烤肉,对吗?除非他失控了。”


    Hannibal认真地点了点头。


    “在失控的情况下,你或许就不是个杀人者,不是合格的医生,也不是最好的厨师。”Will说:“你的烤肉已经糊了,我闻到了,你没闻到吗?”


    Hannibal扑向烤箱。






——TBC——

评论

热度(330)

  1.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暴力仓鼠x 转载了此文字
    甜死了,(安详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