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

【拔杯/hannigram】『感官革命』14

暴力仓鼠x:

14,   




    “什么样的情况下,魔鬼会对一个人产生虔诚之心?”


    “……你知道的,不需要问我。”


    “可我不能确定,我想我最好来找魔鬼咨询。”


    “在他过度去对这个人进行知觉、记忆、思考、想象的时候。”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才会对一个人进行知觉、记忆、思考、想象?”


    “他注意这个人的时候。”


    “他为什么注意这个人?”


    “巧合……或者是,孤单使他产生了错觉,认为他是他的同僚。”


    “魔鬼有错觉吗?”


    “没有。”


    “那他为什么会注意到一个人?”


    “……”


    “告诉我,为什么。”


    “你一定要我说出来吗?”


    “是的。”


    “因为他爱上他了。”


    OB一边咬着钢笔头,一边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对话框。


    “模拟失败了。”对话框里的人说:“你要我模仿的是Hannibal,而Hannibal永远不会直接告诉你,他是爱你的。”


    “可是你曾经告诉我,在万急之下,一个人什么事都会做,都可能说。冲破道德与法律的底线,是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的欲望,你有,我也有,Hannibal也有,Will也有。”


    “孩子,你太低估Hannibal了。”


    “你说这句话的目的是想纠正我?遥控我?”


    “……”


    “你调派我来犹他州,成为『东方医生』谋杀案的特别侦破小组组长,赋予我连一个局长也没有的权利,使我落入危险境地,然后当我感到无助和恐惧时,再对我加以控制?”


    “……”


    “魔鬼,你也是真正的魔鬼。”


    “……非常乐意成为你的魔神。”


    OB托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他已经有危机感了,他拿着Will的药来找过我,还痛打了那个东方人一顿,他害怕了,你知道吗?他很在乎Will……”


    “不,孩子,这还不够,你做的,还远远不够,你要像『东方医生』学习。”


    “学习什么?”


    “撕碎他心中所爱。”


    OB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你是个魔鬼。”他又一次键入。


    “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与怪物战斗的人,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为了和怪物作斗争,我必须先变成怪物。”


    “你这么崇拜尼采?”


    “我也崇拜Hannibal,他有尼采的洞察力和穿透性。”


    OB合上电脑。


    Will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OB没有立刻请他坐在桌子对面。Will到处走动着,最后在窗边停住脚步。高空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OB发现他今天的气色不错,头发和衣服也比每天的整洁,他出来前应该修剪过胡子,脸看来很干净。


    OB还嗅到了一股清淡的香水味儿。


    “Will,你怎么了?”


    Will露出费解的表情。


    OB从宽大办公桌后站起来,双手插兜走到Will面前。


    “Will,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Will有点慌张地躲开OB的眼神。


    “你恋爱了?”OB似笑非笑地问。


    “也许吧。”


    OB使劲儿盯着他。


    “请允许我冒昧地问一句,对象是Hannibal?”


    “不,不不,当然不是,你在说些什么?他是工作伙伴,心理医生,不,他曾是个凶手……”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你是在对我说话还是对你自己说?”OB笑着拍了拍Will的肩膀,使他放松下来,“请。”他把手伸向了办公桌旁的椅子。


    Will小心地坐下来,他没有像OB一样的习惯:把手放在桌子上。他喜欢把两只手搭在腿上,或者插进口袋。


    “我有个很好的消息告诉你。”OB说,“你们在餐厅里抓住的东方人已经招认了,之前的38名受害人里,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人是他所杀害的。”


    “现场采集的指纹是否和他相吻合?”


    “是的,非常吻合,犯人的记忆非常清晰,他不患有健忘或者精神分裂症。所以,他很快会被定罪送进监狱,Will,你是这件事里的英雄。”


    Will没有感到一点儿欣喜,因为他知道『东方医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还有什么?”


    OB转身看了眼墙上的表,道:“审讯应该还在进行。”


    OB引着Will走出组长办公室,经过办公区步入电梯,抵达地下审讯区后,两人进入一条狭长的走廊。


    Will刚来这所大楼工作不久,不太了解格局。走廊里遍布渗水痕迹的墙壁和掉漆的墙围子,楼应该已经很老了。


    长廊两侧都是暂时关押嫌疑犯的房间,也有守卫的宿舍,有些门外面装置着防撬警报系统,是老式的,进入审讯室需要通过磁卡锁,OB打开尽头的铁门后,Will走了进来。


    房间被一面玻璃墙隔成两半,外面有饮水机、椅子、收音系统和控制台、警报器,角落矗立着衣架,而里面只有四条腿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铁桌子和一张铁椅。


    白光加剧了房间的寒冷,来到这地方的人都不会舒服,24小时的硬板凳待遇,足以使他们感到盆腔酸胀。


    『东方医生』——这个人实在已经不年轻了,早过了好奇心过强的年纪,他的犯罪理由不会是冲动极端。


    他穿着一件绿色由FBI派发的囚服,手和脚上还缠着绷带,手臂和大腿都打折石膏,脸和一只眼睛被纱布裹住了。治疗期还没有结束,自从他被抓到今天,只有三个礼拜而已。


    以他现在的伤势来看:他只能勉强接受审讯,就连坐着也是需要毅力的事情。


    他用钉子一样的眼神把Will盯住了。


    他有一双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睛。


    Will不由想起自己在餐厅厨房时,看见那张蜡黄色的,麻木的脸。他很难相信这个人是他的同类——人类,他实在很像一具僵尸。


    音网里传来声音。


    “Hey,Will。”东方人向他打招呼。


    里面负责审讯的警员问:“Daniel Clinton的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


    “第25个小时。”


    审讯员严肃地警告道:“一天只有24个小时。”


    “在我遇到他之后的第25个小时。”


    房间非常安静,通过播放器,Will能听到笔尖划过纸张的细响。


    “你是在10月21号遇到Daniel Clinton的?还是10月22号?”


    “在午夜,凌晨。”东方人说。


    “你用什么武器杀死了他?”


    “我没有杀他,他是自己死亡的。”


    审讯员有些不耐烦了:“我没时间听你传教。”


    东方人说:“我把他绑起来,用铁丝,铁丝是我在新墨西哥州监狱服刑时,从小广场的的废弃铁丝网上抽出来的,那所监狱的广场当时正在扩建,很多铁网墙都没用了。”


    “你认为……这样做有纪念意义?”


    “警官,你相信一天里的第二十五个小时吗?你相信凌晨是界限吗?除了杀与被杀还有第三种可能。世界上是存在第三种可能的,只是你想象不了而已。”


    “我相信我应该相信的,不包括你的理论。”审讯员说。


    东方人闭上了嘴,又一次把目光投向Will。


    “我要和他说话。”


    “你现在只能和我说话。这是章程。”


    东方人把眼睛也闭上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不论审讯员再提出什么问题,哪怕是恐吓,他也不再睁眼或是说话。


    审讯员求助性地转身朝向OB。


    “你要进去吗?”OB问。


    Will慢慢走进了审讯室。


    里面的气温比外面冷10度。没有空调或者地暖设备,现在是12月初,冷气侵入衣服,钻进Will的毛孔,他的下臂皮肤起了层小疙瘩。


    东方人看着他走过来,似乎笑了——他的眼睑下出现了几条弧形的皱纹。


    “你要对我说什么?”Will问。


    突然之间,东方人猛地把身子向前一探,捆绑手脚的镣铐发出一串响声,Will打了个哆嗦。


    东方人凑近的那一瞬间,他很恐惧自己会被他传染什么,那两次“通感”体验他还记得很清楚。


    东方人缓慢地吸了口气,对Will说:“你身上到处是邪魔的气味儿。”


    Will皱起眉毛。


    “你害怕我吗?”东方人问。


    “你希望我怕你。”


    “不,你不必害怕我,你被邪魔保护着,他是你的守护者,你是他的孩子,所以……你不需要害怕任何人,侵犯你的人会被他撕碎。”东方人仔细打量着Will,突然问,“你在分泌荷尔蒙吗?”


    Will紧张地咽口水。


    “你在分泌荷尔蒙,你陷入了爱情,它使你全身散发着大溪地玫瑰一般的激素味道,有如发情期的雄鹿。”


    东方人眼里流露出沉醉之色:“他的宠幸使你的腺体受到刺激,多巴胺加速分泌,因而你快乐起来,他用他特有的方法治疗你,征服你,占有你,哦,这真是高明,好像古老中国尊贵的皇帝,在王宫的后花园里,追求他最宠爱的嫔妃一样,他在享受追逐的过程,Will,亲爱的Will,你还没有发现吗?”


    Will笑得有点僵硬,他觉得恶心。


    “你想告诉我什么?Hannibal是个邪魔,这件事不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美国人全都知道,也包括我。”


    “纳后的编钟已经敲响,你听见了吗?你听过编钟的声音吗?原始而美妙的声音,并不是每个贵族都有资格听到皇宫里编钟的奏鸣。这儿是他的宫殿,他所驾临之处,一切生命都将属于他所有,他在追求你,取悦你,你没感觉到吗?”


    这些话外面的人全都能听见。


    这使Will非常恼怒,恨不得抡起拳头打在这家伙脸上,可他知道自己没权这么做。


    “Hannibal是精神帝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就连我也这么认为,他的作品近乎于完美,他是离神最近的一个人。”


    Will很难相信这话是从一个被Hannibal打成残疾的人嘴里说出来的。不过他马上联想到:肢解杀人犯与普通人的最主要区别是,他们完全没有怜悯心,重度变态对于自身也没有怜悯心。


    “可他还无法逃脱制裁,皇帝也无法逃脱命理,有限的生命永远不够我们去挥霍所得的全部,不够我们去感知自己所爱。”东方人说,“Will,我第一次看见你,在离你有40米遥远的地方,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你为什么能抓住Hannibal,他沉迷于你,因为你自身散发着人类原罪的气息,你的场势有如希格色场般神秘隐藏,你吸引了他,也吸引了我,被你亲手抓获,是我的荣幸……”


    Will不想继续听这个疯子把话说下去,但他还没有立刻就走。


    他是一个可以理解所有犯罪心理的人,如果不是这样,他可能一无所用。


    “Will你并不是普通人,可你不明白的东西太多了。”东方人说。


    “你是指什么?”


    “统治者是没有怜悯心里的,法律本身也不容人性,却会用人道主义教育我们这些只有短暂生命的人去遵循它们,压抑我们的本性和欲望,为了所谓的秩序。如果你了解事情的全部真相,或许会理解现在的我,可惜现在你还不了解。”


    “你说过会改变我,你要把我变成什么样子?”


    “Will,告诉我,什么是罪犯?”


    “触犯法律的人,少数人。”


    “我为什么犯罪?”


    “享受超越自我,惩戒他人,决定命运的感觉。”


    “你体会到过,对吗?”


    那种快感现在还令Will心有余悸。


    东方人又说:“吸毒、饮食、梦境、杀戮、性爱,给人带来终极的快乐,可神杜绝我们被心魔控制,他要惩戒吸毒者和杀人者,否决我们享受的权利,而我能使你获得全部的快乐。”


    “我对全部……没有追求。”Will的表情显得有些哀伤,那些被疾病折磨的日日夜夜,使他丧失了许多生存的信心。


    “Will,我们只是使者,你才是尊贵的存在,神不忍看你被Hannibal吞噬,命运已经打开了另一道大门。”


    “通往哪里?另一个地狱?”


    “不,神经是很神奇的存在,你的移情术还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发展成什么。”


    东方人笑了。


    Will没能完全理解他的意思,也不愿进一步再去理解。他对自己的能力从未感到过一丝自豪,这种能力带给他的负影响,已把他的精神折磨到频临崩溃的地步,就算这是一种命运,他也只会认为它是奇怪的,褒贬之词,都无法形容他的体会。


    Will站起身走出审讯室。到了外面,OB问:“你还好吗?”


    “我没事。”Will说 ,“他只是底层成员。”


    “什么?”


    “他只是『东方医生』犯罪组织内部的下级成员,他们肯定还有上层的指挥者和首脑。所有心理变态的罪犯,不会一味强调神性和控制,在他们的认知中,他们因极端正确而显得偏执,所做的一切无须解释,他们又因理智冷静而神秘异常,让我们无从下手抓获,Hannibal也是这样。只有受支配的人,因为被精通心理学的医生而洗脑,变成他这种模样。”


    OB的心往下一沉,问:“但是他杀了十几个人。”


    “『东方医生』是有目的有策划的犯罪组织,杀人者最易暴露,主要分子一定在暗处躲藏。”


    OB撇了撇嘴道:“也许吧,你说的有理,被他所杀的人都没有变成‘艺术品’,而且死得很快。”


    “近两起案子是不是他做的?”Will问。


    OB摇头。


    Will说:“这说明他本身已经被组织放弃了,是弃子,他们让他来冒险引诱我,就做好了他被抓住的准备。”


    OB倒吸了口冷气:“他是个赠品?”


    Will没有回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遗漏了很重要的一个线头,可他又怎么都想不起自己曾经在哪儿看见过这个线头了。


    “你可以收工了,”OB说,“没猜错的话,诊所里有医生在等你,也许……他还给你准备了一桌子佳肴。”




TBC

评论

热度(180)

  1.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暴力仓鼠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