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

【虫铁】La Cumparsita(PWP)

马克

岚_:

· 走心的PWP?我开车都得废话的毛病怕是改不了。


· 看完小蜘蛛满脑子pwp梗,虫铁之心一发不可收拾。




▷ 天道好轮回。


曾经彼得·帕克毁了丽兹·艾伦的毕业舞会。


现在托尼·斯塔克毁了彼得·帕克的。




彼得粘了尘土和污渍的战斗服已经换下,参加舞会时所穿的西装歪歪扭扭地套在身上,他耷拉着脑袋坐在托尼的办公室,看起来无精打采。


“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让哈皮送你回去。”托尼说完才从一大堆亟待签署的文件中抬起头,敏锐地察觉少年的心事,“看起来你对于没能参加舞会仍感到耿耿于怀。”


“舞会?不,我并不是因为这个。”高中生连忙否认,“我已经是联盟的一员,毕竟任务更加重要。何况是你亲自呼叫我。”


“我找不出你现在摆着张臭脸的第二个理由了。”成年人戳穿他的谎言。


“我没有不高兴......好吧,可能是有那么点儿......遗憾,但是已经错过了。”彼得只好老实交代。


托尼想起三个小时前彼得帕克的精彩发挥,觉得应该给小孩子一些鼓励。


“我很少愿意发无意义的善心。但是鉴于你今天优秀的表现,我决定给你点补偿。”他从成堆的文件里把自己的思绪拔出来,站起身脱掉西装外套说道,“星期五,点一支曲子。”


彼得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他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跳剧烈得仿佛有只啄木鸟在里面疯狂敲击树干。


“我可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跳什么,无所谓了。”托尼耸耸肩,“探戈总会吧?不指望你能跳女步。”


“我我我会跳!”不管会不会跳硬着头皮也要跳啊。




这是钢铁侠,是亿万富豪,是顶尖产业的老板发出的邀请——剥离这些光环后,这邀请更是来自他仰慕已久的托尼·斯塔克。


少年人的暗恋像是潮湿墙角顽强生长的青苔,小心翼翼地躲藏在阳光的阴翳里,一不小心就铺天盖地蔓延。




冷静。冷静,彼得帕克。你可以的。不就是探戈吗,虽然复古点,可是好歹也算舞会曲目。


两个人的舞会。


他和托尼的舞会。


根本没办法冷静啊!


不再年轻的男人优雅地解开袖口,露出一截肱桡肌形状完美的小臂。他缓缓朝彼得走来,明明是简单的白衬衣和西装裤,却分明有种姝艳的意味。


“那么,我们开始吧。”成年人右手与他相握,左手环着他的大臂下侧,“但是我不希望因为一时善心毁掉我的皮鞋。”




La Cumparsita。


托尼斯塔克在和他跳舞。


托尼斯塔克在他面前跳女步。


托尼斯塔克为了和他跳舞甘愿选择女步。


彼得帕克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他优美有力的四肢,他的鬓角新冒出来的白发。


他性感得要命却不自知的表情。


梅说过,你要恰到好处地夸赞对方的美丽,但是不能用力过猛,不然会显得很猥琐。


“你似乎很心不在焉。”托尼直行侧步时不满地开口。


未成年人磕磕绊绊地说:“你......你领口露出的锁骨很漂亮。”


彼得帕克你他妈的说了什么啊。


“哦?”极负盛名的花花公子挑起一边的眉骨,“高中生,你在跟我调情吗?”


凯伦也说过,遇到喜欢的人就要大胆表现出来。


彼得说:“我我我不光想和你调情。”


他前倾身子吻了他心目中全世界最好的那个人。




托尼的表情仿佛看着自家养大的猫崽子把他培育多年的霓虹灯玉露一巴掌拍碎顺便在尸体上浇了瓶1907年的海德希克。




高中生的吻稚嫩得无法直视。


彼得只是轻轻地覆在男人柔软的嘴唇上,丝毫不敢有其他的动作。深一分怕是冒犯,浅一分唯恐不敬。他战战兢兢地进行胆大包天的行为,将自己奉献给神坛上光芒四射的拉神。


然后彼得发现由于不敢呼吸,他又上不来气了。




在彼得即将把自己憋死的前一秒,舞曲走向最后一个终止符。


骤然惊醒的少年猛地把男人松开,大口大口地喘气,白皙的面颊上由于羞愧染上仿佛醺酣的酡红。


彼得帕克你他妈的干了什么啊。


四下里似乎空荡荡的,只有彼得的心跳奏响震天的送葬曲。


而托尼只是很冷静地说:


“你把我的新皮鞋毁掉了。”


“抱......抱歉,斯塔克先生。”


“这是我最喜欢的鞋。”




“我会对此负责的,斯塔克先生。”高中生信誓旦旦。


“我觉得你不会想要听到这双鞋的价格。”


“我说的不只是皮鞋。”


虽然语气坚定,但所向披靡的蜘蛛侠看起来像只惊恐万分的兔子,眼眶红得快要哭出来了。




居然有人要对他负责。彼得帕克,你太有种了。


未成年人的教育问题真是令人头大。作为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现在他该怎么教育这个小兔崽子?讽刺他有勇气?给他鼓鼓掌举高高顺便给个么么哒吗?


托尼觉得自己需要喝点酒冷静一下。


他认为自己非常理智地走向酒柜,皮鞋上还带着高中生冒冒失失踩出来的鞋印子。


“不过是亲一口而已,你怎么负责?”托尼随意取出一支高脚杯和酒瓶,漫不经心地说,“你连二十一都不到,连酒都不能喝。”


和我接吻过的人数恐怕比你全部家当换成美元加起来添个零还要多。




斯塔克先生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


甚至连他的话一分一毫都没有相信。


彼得觉得自己的悲喜就像那件战斗服,生杀予夺全由对方决定,而自己对此毫无办法。


血气方刚的高中生气得失了智。他用指尖的蛛丝稳稳当当地把那瓶酒勾过来,仰着脖子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彼得的眼眶依旧晕着不正常的绯色,此时却像是杀红眼的孤狼。


托尼对于高中生的壮举吹了个类似wow的口哨。


“我是认真的。”高中生的喉结随着话语微微滚动,“我不只想和你跳舞或者调情,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那你个小兔崽子还想怎么样?和我上床吗?


托尼看着面前的少年,高中生的个子仿佛雨后春笋般窜天地往上冒,肌肉和骨骼的轮廓愈发健壮清晰。同时聪明如彼得,不再像之前那样浮躁和孤勇,学什么都迅速又用心。


白净的少年在他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惊心动魄地发生着蜕变。这不仅是他的得意门生或监护对象,更会是他值得信任的同事和朋友。


该死的,他总是逃不过没完没了的办公室恋情。




托尼头疼地扶着额角:“你们毕业舞会除了无聊的跳舞、愚蠢的酗酒和毫无逻辑的吹逼之外,还有别的活动吗?”


“哈?”彼得觉得那瓶红酒像强力胶一样把自己的脑细胞都黏在了一起。


成年人恨铁不成钢:“你们不会约自己喜欢的人单独出去吗?晚·上·的·那·种。”


高中生被糊成红酒烩鸡的大脑缓慢地转动一圈,瞬间清明起来,他像只迎接主人下班的家养犬一样冲过来抱住托尼,对他的嘴唇和脖颈发起进攻。


年轻人真的是太冲动了,托尼冲着又嗅又咬的大型犬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急什么,去床上!”




→点我看小狼狗←




——END——



评论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