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

【盾冬】浮光跃金 · 第十章(黑帮AU/强强R18)

马克!!

Poseidon忘川.:

PWP预警
传送门:Chapter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前方翻车预警


-----------------------------


Chapter 10


  
学步车车祸现场伤害视力请慎点


  
Barnes的睡眠很浅,而且一向醒得很早。
  


床垫被撤下来铺到了地板上,他躺在蓬松的绒被里,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房间里欢爱的痕迹已经清理妥当,包括粘在两人身上的某种白色浊液。始作俑者正斜靠在沙发旁,脚边散落着四五根燃灭的烟头。
  


一夜疯狂的记忆骤然回炉,Barnes一挺身从床垫上跳起来,旋风般地朝那人扑了过去。


  
Steve迅速偏头躲过迎面而来的一记直拳,那排团紧的指关节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他下意识地皱起眉,片刻的分神间Barnes已经抬膝撞上了他的肋骨,一阵钝痛顷刻间就让大脑清醒了几分。


  
“Bucky,你——”
 


“你他妈闭嘴!”
  


其实Steve并没觉得昨晚的事有多出格。虽然是有那么点乘人之危的意思,但再怎么说也是在帮他,况且双方都是男人,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于是他就敷衍着左躲右闪,等着Barnes撒了气再冷静下来说话。


  
直到太阳穴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平勾拳,他才发觉对方是真的下了狠手。


  
那双蓝眼睛里瞬间浮起了浓重如墨的戾气。Steve毫不犹豫地出手还击,一拳砸中了对方的左眉骨。


  
仿佛突然达成了某种共识,两人开始像暴怒的雄狮一样对彼此爪牙相向。从沙发旁边打到房间门口,又从房间门口滚到挂钟底下。不甚宽敞的客房里很快就一片狼藉,然而谁都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Barnes只觉得脑子乱成了一团。妈的,不就是很平常的一夜情,可他就是莫名其妙地来气。


 
只想打架。就算知道打不赢,他也只想打架。
  


一个翻滚之后他在床脚边摸到了他的蝴蝶刀。于是他用力把Steve撞到墙壁上,冲着他的脑门刺了过去。Steve抬手挡住他的手腕侧向躲闪,刀尖硬生生扎进墙壁里,伴着刺耳的声响拉出一道弧形的裂痕。


 
惯性之下Barnes没能及时调整好站姿。Steve就势握住他的手臂,猛地反关节拧到背后。那只胳膊毫无悬念地脱了臼,Barnes疼得一个激灵,眨眼间就被脸朝外按在了窗台上。


 
“闹够了没有?”Steve在他身后冷冷地问。
 


Barnes把额头抵在玻璃上剧烈地喘着气,被打伤的眉角渗了血,淌进左眼模糊了一部分视线。


 
“Steve,我们……我们这算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阵沉默。


 
“如果你——”
 


后半句话淹没在了玻璃碎裂的爆响中。子弹擦着两人的头顶飞过,嵌进了房间另一头的墙壁里。Steve立刻抬手圈住Barnes的肩膀,扳着他倒在了窗台底下。


  
“是Zemo的狙击手。昨天忘了告诉你,这地方被他包围了。”Barnes仰面躺在对方胸口上,又惋惜似的地补了一句,“如果开枪的是我,你现在已经脑袋爆浆歪在这儿了。”
 


Steve面无表情地握住那只耷拉下来的胳膊,稍加用力将它复了位。Barnes慢悠悠地站起来,贴着一侧的墙壁走到房间门口,按了按酒店的呼叫按钮。


 
敲门声很快就响了起来。
 


“您好,请问您需要……”


 
小服务生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只穿了一条内裤而且满身都是粉红色吻痕的男人,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
 


“对不起先生,打扰你们了,我……我马上走……”
 


“等一下。”Barnes不由分说地把慌乱的小服务生拖进房间里,抬手关上了门。


 
“神盾局要临时征用一下你的制服。”他随手从门后抄起一只灭火器,托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然后扬起来砰地砸晕了扭头欲逃的小服务生。


 
“多谢配合。”
 


这套衣服穿在他身上有点小,但总比昨晚几乎被撕成两半的衬衫强。系好扣子之后他顺手揪掉了领口上的黑色蝴蝶结,在心里蔑视了一下这家酒店的审美观。
 


“这座楼下面有个停车场,入口离南门很近。”Steve已经绕到沙发旁边,一手拎出了那杆MP5A3冲锋枪。“我出去分散他们的火力,你去开辆车过来。”


 
Barnes头也不回地比了个OK的手势。背后传来弹匣嵌入机枪框的咔啦声,他不由自主地僵了僵,突然感觉全身上下都跟散了架似的疼。


 
“妈的,你确定那玩意还能用?”


 
TBC.


 
越往后写越担心被丢小黑屋....


黑盾的Alpha气场..



比心.

评论

热度(182)

  1. 景行Mathison忘川. 转载了此文字
  2. Mathison忘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