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

半身 上篇

烺川:


*** 注意避雷,换用洛丽塔的部分句式。
* 七十年前走漫画设定,有私设
*  OOC,恋爱脑队长,主攻
* AKA《正确吹冬指南》,美国队长跨越七十年的日记。


沾青


1.


Bu-cky,短短的两个音节,上下唇轻轻相碰再张开,喉咙里冲出气音,最后轻快音节撞在嘴角变成笑容。巴。基。我多爱念这个名字,我愿念它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让每个都化作亲吻落在你圆鼓鼓的脸颊上,永远不要停止。


12岁之前的布鲁克林,他是詹姆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爱的孩子。成了孤儿之后在军营里,人们叫他巴克,像招呼一条机灵的小狗儿。花名册里的正式名字,他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写在美国队长助手那一栏里。可是在我的身后,跟随我的时候,他就永远是巴基。


在他之前我还爱过别人吗?或许是有的,可在他之前一切都是那么模糊不清,直到他破开迷雾,直直的闯进进我的世界里,于是我爱上了他。好像我生来就是要爱他的,好像我们本就该是一体的——在那一刻,美国队长消失了,留在这幅躯壳里的只剩下一个蒙蒙转醒的史蒂夫·罗杰斯,所有包裹在国旗之下的罪恶随之苏醒了。


当我见到他的时候,一切终于完整起来,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人,而不再是一个符号,不再仅仅是人们眼中的美国象征。


亲爱的朋友们,我将在这里供述我的所有罪行,可我不会悔过,也不要你们苟同,爱并非要在众人认同之下才能盛放,深夜之中也同样散发芬芳。他是我全部的热爱、一生的生命、共生的灵魂、永恒的世界。


他现在同我一起了,我在缺损中蒙昧到现在,终于能完整而清楚的见识我生存的所在了。


朋友们,且听我讲吧,这一切的故事里,所有的伤痕与苦痛之下,凌驾于其上的、最终胜利的,只会是爱。


2.
1920年我出生在布鲁克林的贫民区。我的父亲是个军人,早年就战死沙场,而我的母亲则是那时我生命里唯一带给我些许温暖的人,在过去的我是一个瘦弱不堪的病秧子,生病于我来说就像家常便饭,周围街区的小混混们也经常欺负我和母亲。


许多年来我总觉得布鲁克林是永远阴暗的,被乌云笼罩的,那里不曾有过阳光。不过这一切印象,在我得知巴基也来自那里之后,便消散了。


或许这种错误的印象来源于曾经瘦弱的我不曾仔细抬头看过天空吧——能诞生我的巴基的地方,哪里会少了阳光的爱抚呢。又或者他便是光,在他出生之后那一切就改变了,他的光芒如同唤醒我一般唤醒了整个布鲁克林?


总之,如今我的家乡是我最为热爱的地方。


年幼时我一直想成为一名军人,像我的父亲一样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不过那时的我过于瘦小,无法加入军队。我变成如今这副样子全靠重生计划,那个年代里,我是唯一成功而活下来为政府效力的实验体。


我曾以为我的一生都将碌碌无为,在注射血清之时也并未想过会被认为是美国的象征、人民的英雄。我曾经仅仅是想为我的祖国贡献一份力量,而后来的人生却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许其中有许多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不管是对于身体还是心灵。我一直感激这一切机遇或苦痛,没有这些经历我无法完成自己的梦想。


而遇到巴基之后,我真正的生命才开始流逝,我才感到在我皮肤之下流淌是真实的血液,胸腔里跳动的是一颗真正的心脏,而不是什么科学合成的伪造血肉。是的,美国队长也不总是坚定的,我也会在某些无人的深夜怀疑,这真的是我原来的身躯么,还是除了我的大脑之外都是虚假的,人工合成的,这一切会不会仅仅只是科学家的造物。我也会有怀疑,我也曾经不知所措,我也有过前路漫漫的无措,和大部分人不同的是——只是我从不放弃。


没有人是真正完美的,在美国国旗的包裹之下,我也只是个有爱有欲的凡人。会被情感迷惑,做出错误的判断。


3.
我遇到巴基时,他只有12岁,那一天仿佛仍在眼前。巴基是整个军营里最小的孩子,自从他父母去世之后,他父亲的战友们收养了他,让他在军营里生活。这里人人都爱他,他是那样的聪敏和机灵,总能轻易搞到别人搞不到的东西。


见到他之后,我便觉得上帝造物的确是不公平的,为何他能拥有一切与生俱来的美好,或许他是上帝最宝贝的天使的化身。他就像是一束化为了人形的光芒,或是清晨悬在叶尖的露水,又或者是一缕快乐的风。他那么可爱,让人想抱在怀里,像亲吻一个糖人儿一样的温柔而小心翼翼的吻他,想要亲近他,又怕伤害他。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小背包里装的鼓鼓的,从我面前快速的跑过去,像个小鹿一样的敏捷——在很多年之后,我再一次找到他时也是这样的情形,在这之后经历了许多,可我的爱并未随着冰封而冻结,反而满满的填上了我整颗心,再容不下其他情绪。


有人说这是罪恶,同性之间的爱欲是罪恶。


罪恶,爱永远不会是罪恶,纯粹的欲望才是罪恶。


几年之后我们成为伴侣,如同半身归于完整。那中间的过程我竟记不清了,仿佛我们一见面就确定了我们是彼此注定的爱一般。我们是那样的纯愫、昌盛又满含欲望的爱着;这在那个年代实在不容易;我们在我们能找到的任何一个无人的地方,热切而温柔的亲吻着,心中除了爱什么也不想;那是少有而珍贵的宁静。


剩下的时候我们只能在人前装成好朋友的样子,将眼里的热切塞到心的最下面去,毫不含欲望的触碰对方。


后来,他闯入帐篷发现了我美国队长的身份。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理解当时为何要答应他成为我的助手。也许是因为我不如世人所想的那般坚定、又或者在他面前,我没有任何秘密,我要赤裸的、坦诚的面对他,不愿让我们的情感掺杂一丝谎言。

评论

热度(15)

  1. 青铜门门卫瓶子大爷♚(叶间)烺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