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叶间

锤基盾冬贾尼金黑ec不逆,雷DT,原因是讨厌贵圈苞米,实名嫌弃,不太理智的桃包girl
(其实每次都因为荷兰的颜而在虫铁的边缘试探,但是还是坚定贾尼优先,妮受的cp除了DT基本都吃过)

【楚萧】和楚遗风与狗共度的岁月

大晚上的星很疼

白日盛夏:

·白嫖很久来交党费了
·很二很ooc很不正经
·分两天写所以画风写跑了
·我是写欧美的,第一次尝试欧美cp之外的同人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楚遗风钢铁直男 这个标题真的没有侮辱他的意思……


【1】
楚遗风是有一只狗的。不知道什么品种,在龙渊边上啃着不知道哪里叼来的骨头,天寒地冻,那只狗也不发抖,就瞪大了眼睛盯着楚遗风。


楚遗风被感动了。


当年他也还很小,在龙渊濯剑被齐维谷一脚踢进冰水之中,冻出了病三天下不来床。


楚遗风把这只狗带回去了。苏饮雨看见,喜欢得紧,一定要叫它宝宝,楚遗风嫌弃,苏饮雨不高兴了。天大地大小师妹最大,从此楚遗风多了一只叫宝宝的狗。


他还要求宝宝叫他爹爹。


日子久了,山下无知者都传说,华山的六弟子小小年纪不知在外面同谁生了个野孩子。


都会叫爹了。


【2】
华山论剑的时候,萧疏寒见到了宝宝。


萧疏寒性子清冷,却是喜欢小动物的,奈何武当上下,从师祖到师弟,都对这些活物怕得不行。


好嘛,不养便是了。


宝宝喜欢萧疏寒,迈着小短腿“呼啦呼啦”绕着萧疏寒一圈一圈狂奔,时不时停下来摇着尾巴求抱抱,吓得武当一众弟子都不敢站萧疏寒边上。萧疏寒倒没给什么反应,蹲下去伸了手,宝宝一阵受宠若惊地猛舔。


好可爱哦,可还是要保持冷漠。


楚遗风正在四处找宝宝,拐了个弯不仅找到了狗,还找到了个萧疏寒。


“疏寒和我们家宝宝认识啊。”


“它叫宝宝?”


“是啊。”


“真难听。”


【3】
后来苏饮雨说,下次再捡到狗,就叫萧疏寒,看他还有什么意见。


楚遗风语重心长地教育了暴躁的小师妹。


【4】
宝宝多了个爹。


楚遗风让它认的。萧疏寒和宝宝都没有拒绝。


之后的每次萧疏寒同楚遗风一道下山,都是二人一狗,宛如一家三口的样子。


【5】
没有女弟子是一件异常寂寞的事。


少年意气风发,少不了念叨姑娘的,奈何山上少年与少年间大眼瞪小眼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下山的时候能各自饱饱眼福了。


当一众弟子归来时,所有人聚在一处叽叽喳喳,说着哪家姑娘一头青丝羡煞了江南烟雨的街,哪家姑娘肤白胜雪惊扰了金陵生晕的月。聊了半天未尽兴头,大家又把目光丢给了一语不发的萧疏寒。


“萧师兄这一趟下山不开心吗,怎么都不说话?”


“疏寒你个俗家弟子到底在矜持什么啊!”


“疏寒疏寒到底跟谁在一起?不会是金陵城金屋藏娇了吧?”


“萧师兄不是有未婚妻的吗,听说那女孩子貌若天仙,如琬似花,还是大户人家的……”


“楚遗风。”


世界安静了。


萧疏寒丢下三个字,喜怒不形于色地甩袖走人,留下众弟子面面相觑。


半晌才有人悠悠地开口:“是我做师兄的失职了,都不知道疏寒有这癖好……”


“孩儿大了不中留了啊!”


“……为什么不是那个华山佬嫁过来?”


【6】
楚遗风已经邀了萧疏寒三次了,萧疏寒都以“忙”字回绝,高山战斗民族都是雷厉风行的,楚遗风在房内踱了几圈,决定自己去武当找萧疏寒。


赶到武当的楚遗风站在太和桥上鬼哭狼嚎了半刻钟,已经有一些弟子前来围观了。萧疏寒闻讯赶来,看到楚遗风时难免蹙了眉。


“不是说了我没空吗?最近课业忙。”


“可是疏寒……”


“你回去吧。”萧疏寒转身要走,被楚遗风一把扯住了衣袖。


“疏寒,我们宝宝病了……”


“什么?宝宝病了?宝宝怎么会病了?你这是怎么做爹的?快,我们去华山。”


萧疏寒被楚遗风带走了。


武当众弟子凌乱了。


朴道生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抓住岳道怀,声线颤抖:“师兄,这就是师父说萧师兄体质特殊需在药王谷调理的原因?”


他们居然连孩子都有了!


【7】
那日武当盛典,华山派了五名弟子,楚遗风算一个。


岳道怀安排寝宿的时候,派给华山四张床位,然后给了楚遗风一个牵强的理由。


“床位没有了,你和疏寒交好,他房里多了一床被褥,你去他房里睡吧。”


然后转身给了萧疏寒一个“师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眼神,周围武当弟子的眼神皆充满了暧昧,华山四名弟子加上楚遗风具不明所以。


萧疏寒懂了。


他黑了脸沉声道:“你们有这些乱七八糟的闲心思不如去背些经书。”萧疏寒说罢又看了一眼楚遗风怀里的宝宝。


“把它抱我房间去吧。”萧疏寒看了楚遗风一眼,无奈叹息,“你也到我房间去。”


楚遗风在一众武当弟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中,莫名其妙地跟了进去。


【8】
楚遗风抱着宝宝坐在床上愣愣地看着萧疏寒,萧疏寒在地上铺好了席铺,招呼楚遗风下来。


“遗风,晚上就辛苦你睡这里了。”


“不是,这床不是睡得下两个人吗?”


“可是我们两个人睡床上的话,宝宝就睡不下了。”


“……”


楚遗风第一次深刻地领会到什么叫人不如狗。


深夜里楚遗风怕是不习惯,难以入眠,萧疏寒被师兄弟的胡闹扰了心神,也是辗转难眠。最后楚遗风实在睡不着,撑起身子问萧疏寒:“要不我们挤挤?”


“不行。”


“怎么挤不下,疏寒怕是害羞?”


闻言萧疏寒也坐起来,淡淡道:“你可知我师兄弟是怎么说我们的?”


楚遗风好奇了:“怎么说?”


“说我们有断袖之癖。”萧疏寒看着楚遗风,等着他做出反应。楚遗风倒是不恼,轻笑一声又躺下去了:“嘴长在他人身上,何故去在乎他们说什么,你我自己明白不就好了。”


萧疏寒心一横,允了楚遗风把被子搬上床。


门外趴在门上的武当众弟子皆是虎躯一震。


【9】
清晨萧疏寒打开门,一眼便瞧见几个师兄弟四仰八叉地睡在门口,听到开门声被惊醒,睁眼看到萧疏寒时,瞬间覆上了一个个尴尬的笑容。


“疏寒起这么早呢……”


萧疏寒瞥了他们一眼,道:“床位已经不够到要你们睡外面了?”


“这不是……怕你起晚了嘛!”


“叫早叫不动,所以你们叫睡着了是吗。”


“可……可不是嘛!”


【10】
典庆结束,恰逢武当天幕云海翻涌,楚遗风没见过,兴奋地甩着萧疏寒的手臂大呼小叫。萧疏寒翻了个白眼嗤笑。


“少见多怪。”


“你见得多了,自然习惯了。”楚遗风轻挑眉梢望着云海,“我若身死,定做那仙儿踞这云海之上,看这众生百态,也别有一番滋味。”


萧疏寒抿了抿嘴道:“我若身死,便做一缕孤魂,山长水阔云处去。”


“那不就对了?殊途同归!”楚遗风笑弯了眼,“疏寒若是女子多好,我定娶你过门,做一对苦命鸳鸯快意江湖,夫唱妇随,也没那么多繁复驳杂的戒律清规了。”


闻言萧疏寒忽然哽住,口一阵干,不动声色地望向了天。金科玉律断不敢违,只是真能同遗风一道,轻剑快马,江湖飘摇,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云影微破,满庭日影流光,浓雾散却,海棠风凉,恰似万重天机勘破。


“我若是女子。”笑意眼底轻卧,萧疏寒扬了嘴角,“也断不会嫁与你。”


【11】
楚遗风大笑,萧疏寒也跟着笑,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架势,最后笑到紧捂腹部,竟笑出了眼泪。


【12】
他们连宝宝跑到哪里去都忘记了。


【13】
听说那日,怕狗的一众武当弟子被一只白毛犬穷追了一个下午。


【14】
记得那年冬日楚遗风一定要带萧疏寒去江南看雪。


“没什么,听说江南如今冷得很,怕是要下雪。”


怕是要下雪,抱着宝宝兜兜转转到了江南,没有雪。楚遗风看看天,说不久便要下的。


“江南不常下雪,听说下雪天许愿,挺灵。”


“哪里的说法?”


“小师妹的说法。”


……好,谁不知道你们华山把那小师妹宠上天去,就算她说太阳从西边出来怕是也没人反驳。


“你能有什么愿?”萧疏寒看了楚遗风一眼,楚遗风揉了揉萧疏寒怀里宝宝的毛。


“我想看你白头的样子。”楚遗风笑了,低下头,似咀嚼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不是说你少年老成,就是想看看罢了。那时候我一定让我儿子认你当干爹。”


白头的样子。萧疏寒抱着狗,思绪忽然也被楚遗风带跑了,满脑子以后的事。那会是很多很多年以后了,他们做了大半辈子的挚友,儿女绕膝,逍遥快活,春时骄阳正好,院落里种了海棠,雪荑凝脂,独自生出一树芳华。


萧疏寒看着楚遗风,半晌没有说话,楚遗风也看着他,然后敛了目光,倏忽投向远方,看到什么之后,忽然漾起明朗的笑意。


“疏寒,快看,下雪了……”


【15】
即使在楚遗风离开很多年之后,萧疏寒还是会想起,那年江南大雪漫天,他们安然立雪,恰青灯一望溪柳,白了头。


【16】
有只狗狗养老真的挺不错的朋友们。


END

评论
热度(203)
  1. 素人叶间白日盛夏 转载了此文字
    大晚上的星很疼

© 素人叶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