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叶间

锤基盾冬贾尼金黑ec不逆,雷DT,原因是讨厌贵圈苞米,实名嫌弃,不太理智的桃包girl
(其实每次都因为荷兰的颜而在虫铁的边缘试探,但是还是坚定贾尼优先,妮受的cp除了DT(字母双重含义包含盾铁冬铁)基本都吃过)

闲唠嗑

丧的时候看一看

RIVERLETHE:




刚刚与教授闲谈,唠嗑唠了半个小时。

只能说我的教授看透了我自己😂最近我私人地也提到过情绪焦虑,虽然我没在这里明说什么,也并没有对其他人提及过———但教授他看出来了😂应该是因为最近的课题作业我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大胆地去尝试主题的缘故,期末嘛,打了几把安全牌在其他课上,不小心也把这种颓废的感觉带到了油画课。




于是教授给我讲了个故事,是他年轻时候在圣何塞大学的经历,他曾经受过两位老师的影响最深刻,一位是印象派艺术家,一位是当时几乎最顶尖的水彩大师,这两位老师有一个共同点不同于其他在学校就职的教授们———他们注重于的并不是学生对已经掌握的东西所发挥的才能程度,一副学生自豪的绘画作品在他们的眼里并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吝啬褒奖的同时,每个星期的要求都会加倍针对我的教授———“乔治,你给我的五十张里面我挑出来了这两张,这个方向是可以的,你下次要再给我五十张按照这两张去做,以及你的调色盘里,下次作业禁止用这三个颜色。”


开始我教授觉得浮躁,即使讲课的人是所有学习水彩的学生们梦寐以求的导师,但就像是同样参加这堂课的人们觉得一样,学生想寻求建议与技法,想做更切实有效的捷径———但这两位教授并不是如此去做的,他们给予的评论匮乏,褒奖稀少,作业如山高,不停地让学生尝试他们不擅长的材质,一旦熟练后又立马换成新东西。导致留在最后这堂课上一共没几个人。

有一天乔治终于无可奈何,拎着自己的作品去找教授说理,他不敢说自己所完成的的确是老师所要的,也却不够出彩到为其他人所赞美,超脱于大众审美之外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疲乏不堪———


“我觉得我可能走得不对,”乔治说,“教授,我并不是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只在意我能不能从你手里得到一个A——”
“你能够。”
他教授如此说到,拿了支笔让他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后圈起来,旁边写了个A。
乔治仔细瞅了瞅,那张表单是学期内的成绩评分报表,最后是要上报给院长的———要知道,这可才开课了前两个星期。

“我就这样给你个A,然后你就可以安心接受后继续画下去吧,不用再疑神疑鬼了。”
水彩教授如此说道。

“我不明白,”
我教授显然是面对这种发展方式有点懵圈,“我…我可能不值得这个A,我的意思是,我们每周都会有作业展览,我看其他人的画作都在被全班同学称赞,唯独我,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在我的作品前———我想这是因为这个媒介我还不熟悉———如果您能让我用原先的方法我会做得更好,我会做到最好!”


“你值得这个A,我都给你了,我想有这个A就是对你能力最好的承认。”
水彩教授对乔治的那点小心思不置可否,“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你说你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可你的确在意,这让你感到不自信———但乔治,你还年轻,我不想你在这时候把精力都放在讨好别人身上,你应该尝试更多的媒介,更多绘画的材料,深入理解他们,尽可能学到最多的东西,去临摹,去用经验来充实自己。所有在我这儿的学生都想快速结束课程,缩短学习的时间,投机取巧拿到文凭,可这不是学东西该有的过程。你可以做一个好的插画家,这没有任何问题,但你想成为一个油画大师,或者是一个真正对艺术造诣认真的人,所以我想把你打造成我的明星学生,我看出你有这个天赋,我承认你并且把你推向那个位置,而你做所的就是要适应,学习尽可能多的绘画方法,仅有这一条路,没有捷径。”

故事在这里结束了,教授又与我谈了谈他对作品与把握的感受,最后又绕回来了这个话题上,(挺佩服他这点,跑多远都能绕回来)

“我认为你就和我年轻时候一样,”
我的教授对我说到,那时我鼻梁上还有不小心蹭到的油画颜料。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相信我与我的妻子对你能力的肯定,自信的同时不要停止尝试新东西。你会发现在你付出了这么多努力的同时,之后你会比他人走得更加远,更加强大,而一切都是值得的。”

“绘画是为了表达你自己,不要管其他人对你的评价。错误给你带来的是源源不断的经验,你需要看见的只是自己的不足,并且利用练习与学习去克服它们,以及继续尝试新的东西。”

“我看到了你之后所能做到的,”
教授和我说到,
“当你陷入困境时,记住我和我妻子的脸在头顶冲着你面带微笑,然后说:我看到了你之后所能做到的。”







-

评论
热度(286)
  1. 素人叶间RIVERLETHE 转载了此文字
    丧的时候看一看

© 素人叶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