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叶间

锤基盾冬贾尼金黑ec不逆,雷DT,原因是讨厌贵圈苞米,实名嫌弃,不太理智的桃包girl
(其实每次都因为荷兰的颜而在虫铁的边缘试探,但是还是坚定贾尼优先,妮受的cp除了DT(字母双重含义包含盾铁冬铁)基本都吃过)

那一夜我的老板在酒店房间门外,哭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S3E02)

杯杯杯子:

今天想讲讲我老板和老板娘的故事。

二十年前我的老板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企(黑)业(老)家(大),两把斧子说砍谁就砍谁绝不是信口开河,业余时间我们也放放高利贷。有个小胖子从我们这儿贷款以后打算赖账,兄弟们当时对他围追堵截,一个多月了,这小胖子逃跑手段实在是下作,往往我们查到他的临时住址以后他又溜了。

老板不太管贷款人这些破事,他只负责数账户上的零。

“您不出面钱可能就回不来了。”

“这么严重?有地址吗?”

“车已经备好了。”老板抓起斧子和我们一起去抓人了。

小胖子当时正坐在星巴克里喝咖啡,这次我们决定先不打草惊蛇。

“老板,就是他,那小胖子。”老板放下望远镜和斧子,直接从车上下来走进星巴克。

然后他点了一杯咖啡坐到小胖子的对面???

老板准备春风化雨式说服一个老赖还钱???

{你们回去吧,钱从我账户上划。}老板一条短信发过来,兄弟们面面相觑。

{“看什么看,赶紧滚!”}是是是。

我后来再次见到了那个小胖子,在我老板的床上。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的生活,我去送文件的时候常常遇到小胖子,哦不,叫他托马斯吧,他其实不胖,就是脸有点肿,不过我老板喜欢。托马斯偶尔会和手下们说几句话,其他时间大部分在吃东西或者弹琴。

我们是不大理他的,有人问老板打算娶这个Omega吗,老板很明确的否认了,想来他也是只是露水情缘罢了。

谁知道两个人TM的纠纠缠缠二十年看的我们这些人着急死了,这两个人都有毒!!!

不好意思,我冷静下接着说。

托马斯当时只有十八岁吧,刚刚成年,不过生活习惯不怎么好,喝酒嗑YAO,我老板虽然看起来很社会,但是他比较清真,清纯又真实,滴酒不沾,而且也是看着一群人在他面前嗑嗨到爆炸也不会加入的那种人。

老板对于托马斯就很不满,不满就会吵架,青少年一般和你吵一架就会离家出走,如果你不去找他们可能永远消失。

不过托马斯还是回来了,有点狼狈,想来也是,在这里除了我老板,他还有什么出路呢?

后面上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很多,也许两个人又大吵了一架?也许动手了?两天后托马斯离开了我老板的半山豪宅。

一走就是十三年。

作为局外人,我不清楚老板到底是不是爱着托马斯,他自己也许也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托马斯对他的影响很大。

他之后也往家里带过别的男孩,都是十八九的年纪,棕色卷毛头,肉肉脸,和托马斯都有七八分像。

鲜花总有枯萎的时候,男孩们多则一个月,少则几天,最终都会离开,兄弟们从放高利贷成功转型为安抚寻死觅活Omega小分队,我能怎么办,他是我老板,我也很绝望啊。

我们中有人也谈起过托马斯,老板总是说,他走了就走了吧。

这个男人从没向别人低过头,服过软,有些Alpha跟他说话都要诚惶诚恐,一个Omega,哪怕他多喜欢,多爱,说一个求求你回来对他来说可能有点困难。

个中滋味也许只有他知道吧,生活还得继续,老板接受了商业联姻,未婚妻是个看起来很好相处的青年Omega。不过老板往回带人的习惯还是没有变,这种婚姻,我猜双方都心知肚明。

那天老板抱着一个Omega回家了,这次有点严重了,老板把人家的脖子咬的血肉模糊。

只是标个记,又不是吃人,这个信息素的味道有些熟悉,这个脸也,,,???!!!

老板一脸我把他搞回来了的得意样子。

“叫医生来给他看看,我把他先放到卧室里。”

“我来帮忙照顾他吧。”未婚妻想要帮忙,他可能会觉得这也许只是一个被坏人强制标记的瘦弱O,而他的未婚夫只是碰巧把他解救了而已。

不,不是,年轻人还是太天真。

医生过来处理好了伤口,未婚妻贴心地照顾着他的“情敌”。我隐隐嗅到了风平浪静下那一丝丝危险的气息。

果不其然,我老板没有忍住,开启了强制PLAY模式,十三年后,宝刀未老,啧啧啧。

负责保卫工作的兄弟们告诉我白天听骂街晚上听那个那个那个啥真的是生无可恋啊。

心疼你们。

哦,之前忘记说了,老板还有两个弟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二少好死不死也是个喜欢嗑的,和大少断绝来往多年,见面就互掐。三少一心想要上天,恩就是想当宇航员,老板现在正面临着偌大家业无人继承的尴尬局面。

因为二少常年居住在洛杉矶,兄弟三人鲜少有机会团聚,看到二少回家我还挺意外的,还带了个小孩,二少说这是邻居家的,但我严重怀疑这是他自己的孩子。

事实证明我猜对了一半,那天的场面太惨烈,我不想再回忆。

简单的梳理一下知识点,二少和托马斯是邻居,孩子是托马斯和老板的,二少表示自己只是个吃瓜路人加基佬,另外未婚妻和三少有一腿,完毕。

老板的人生就跟过山车一样也太他妈刺激了吧,刺激的他把亲弟弟打进了医院,老婆孩子趁乱都溜了。

平静下来以后,老板叫我留在纽约干活,自己去LA追妻了。

过程不知道发什么什么,反正老板也是很牛逼的把孩子老婆带了回来,老板娘肚子还揣了一个,还是衷心地祝福我老板啦!

 之后的几年我们的日子也好过了不少,不用再去搞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Omega,老板养娃之后也开始和颜悦色起来,我们从放高利贷的变成了基金公司,日子越来越好,兄弟们又充满了斗志。

结果老板娘又跑了。

 有劲吗?你们有劲吗?

知情人士透露好像是三观不合引发的矛盾。。。。据说说了一些男性沙文主义的话。

总之,老板的追妻之旅又开始了。

大儿子已经十八了,小儿子直接扔给刚结婚的二少,老板直接喊我开车上路。

说实话比较心疼老大了,前十三年只有一个爹,现在两个爹都没了,老二至少还有叔叔舅舅,他,哦,他TM有个男朋友。

我累死累活开车开到华盛顿,老板娘又跑路了,逃跑技能还和当年一样高超,对了,他有个跑路同伴,两个人关系不错吧,是个演员,他老公演过美国队长,就叫他SS吧,SS没和他再跑,告诉我老板去波士顿找老板娘,SS自己则要回洛杉矶办离婚了。

离婚这两个字对我老板宛如炸雷,我又被催促赶紧开车去波士顿。

经过线人的跟踪,我们锁定了老板娘的位置,开车赶到时,老板娘正在街上晃悠。

他看起来不太好,通过观察,我发现他一直在各种餐馆门口徘徊,可能是钱包丢了没钱吃饭。

“老板?”我询问老板的意见。

“现在出去我怕他又跑掉,等我们找个死胡同。”

真粗暴啊!

老板娘快步走到街头卖艺的摊位前,和弹电子琴的青年交谈了几句,青年把位置让给了他,老板娘开始坐下来演奏。

突然人群中窜出一个小号男给他伴奏起来,两个人合作一曲完毕,观众纷纷鼓起掌来,他俩交谈了几句,老板娘起身,没有拿收到的零钱,和小号男进了汉堡王。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老板?”

“等着。”声音没有起伏。

夜幕很快降临,老板娘和小号男从餐厅出来,看起来小号男是想继续扮绅士叫个计程车,不过看起来自己也没多少钱逞英雄。两个人在门口又聊了一会,一起往前走去。

“跟上。”老板吩咐。

这个口气,和波士顿的天气可以说是一样冷了。

“斧子带了吗?”

“带,,,带了。”

“继续开。”

结果我们开到了一个酒店,这个就,就,有点,可怕了。

“问问前台,要出房间号。”老板把枪给我。

“好的。”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暴力,于是便向前台小姐哭诉说那个刚才上楼的Omega是我的伴侣,我很想挽回我们的婚姻,姑娘于心不忍这才把号码给了我。

“307,老板,上楼吗?”

“走。”老板拿起斧子。

“家伙都拿好。”

“好。”

虽然这种事情有些不太光彩,但是我和老板这么多年兄弟,怎么能让小号男骑在他头上!

我走到房门前,安好了窃听器,老板戴好耳机开始监控里面的情况,以防万一,我也戴上了随时待命。

“这么冷,要先洗个澡吗?”

“谢谢,不过不用了,我没有换洗衣服,来杯咖啡吧。”

“好的。”

“谢谢。”

“你说你已经结婚了?”

“是的。”

“要给你丈夫打个电话吗?可以用我的手机。”

“不,不用了。”

“吵架了?”

“没有。不过我可以用你的手机给我儿子打个电话么?”

“请便。”

“喂,巴基,是我。”电话看来接通了。

“我很好,别担心,cary呢?”

“cary在叔叔家?你父亲呢?”

“不,我没遇到他,我没想到他还在找我。”

“别担心我,我爱你。”

“再见宝贝,告诉cary我也爱他。”

“你有两个孩子?”

“是的,大儿子十八,小儿子四岁了。”

“你看起来可很年轻。”

“生育年龄比较早而已。”

“你丈夫可挺幸福的。”

“也许吧,在一起快二十年,我觉得我一直看不透这个人。”

“哦?他对你怎么样?”

“很好,但不是我想要的那种好。有时候我感觉被爱护着,有时候又觉得不被尊重,有时候像是他孩子的父亲,有时候像一个花瓶。他说过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甚至我的命,但他也说过我只是个被调教好的好哄的Omega而已。我很爱他,我很清楚这一点,二十年里我没有一秒放弃过这个念头,但是我无法成为他的全部,甚至一个重要的部分。他不爱表达,我什么都不清楚,这让我很沮丧。我在前几年的某个时刻想过结束纠缠,但是孩子是个意外,现在我真的累了。”

“当他面对你的时候,就像太阳,光芒包围着你,但他转过身去,我的世界被阴影笼罩。”

“他说要结婚,我答应了,他要留下孩子,我也留下了,他却不愿意给我一个回答“我也是”的机会。”

“他爱我吗?我不知道,我怕再听到什么可怕的话,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恐怕不是那个我要找的人。”

“你们有谈过这些问题吗?”小号男问的好!我也想知道!

“谈过一点,没什么结果,每当我说他也许不是那么爱我,我和他在一起没什么安全感的时候,他永远是沉默的,他会和我接吻,会和我做,但我不需要这些。”

“也许他只是不善表达,看起来他并不是不爱你。”我老板确实有点闷,老板娘有点多心了。

“但也不是爱我,他在逃避什么?作为一个Alpha爱上一个“生育机器”是可耻的?这是他的想法吗?”

“那如果他说了我爱你呢?”

“他不会说的。”

“假如,我是说。”

“那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听见老板娘重重地叹了口气。

“明天早上我会给他打电话的,我认命了,就这样吧,谢谢你给了我说出这些的机会。我们的孩子还小,我得照顾他,他叔叔不是很靠谱。”

“嘿,别这样,你丈夫不是不爱你,我也是Alpha,也许我能理解他一点,他挺喜欢你的。”

“谢谢,也许吧,我大儿子都快结婚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折腾了。”老板娘笑了一下。

“我要的只是一句话啊。”苦笑。

老板把耳机扯下来让我把装备卸下来,叫我去楼道里呆着。悄悄扭头发现老板坐在门口双手捂脸,有轻微的抽动。

然后他站了起来,开始砸墙,我听见哭声了。

硬汉的嗓门,自己脑补一下杀伤力。

老板娘打开门,和老板撞了个正着,老板一把抓过老板娘就把他勒在怀里嚎啕大哭。

现在我坐在车里码字,老板和老板娘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直没出来,还是希望事情妥善解决吧,毕竟我TM不是铁打的!我要睡眠!



评论
热度(212)
  1. 素人叶间 转载了此文字

© 素人叶间 | Powered by LOFTER